香主眉头紧皱,在都市丽人身上已经看不到的古典柳叶眉弯起来的时候,哪怕是生气都十分清秀惑人。gfshuwu.comhttps://她不满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丫鬟,开口说道:

  “怎么,现在连话都不会说了吗?”

  “不是的香主,是,是您昨天封下的那个贴身护卫,今儿个一早就不见了。”丫鬟面露为难之色,说话的时候不断的打量着香主的反应,深怕自己说错惹她不开心了。

  “什么叫一早就不见了?”香主眉头皱的更紧了,显然没听懂丫鬟到底想表达什么。

  丫鬟把头埋在地板上,唯唯诺诺的说道:“他不干了,早上护卫在院墙角的草垛里发现了这个,给我送了过来;我怕您生气,所以没敢主动跟您说。”

  说着,丫鬟把秦树丢掉的玉牌拿了出来,双手呈到香主面前。

  “哼。”香主冷哼一声,走上前来一把夺过自己昨天晚上送出去的玉牌,看着上面雕刻的字迹,眼神中闪过毫不遮掩的怒火:还没有哪个男人敢这样丢我的东西,男人不都是属狗的吗?丢一根骨头就能让他们围着我摇好几天尾巴,这个人装什么装。

  “他叫什么?”香主丢掉玉牌,不屑的问道。

  “没留下名字。”

  “什么?”女人一愣,她好像猜错了,似乎这个突然消失的贴身护卫并不是想用这种方式引起她的注意,而是实实在在的想要消失在她眼前。

  “是真的,侍卫们都打听过了,也跟厨房核实过了;都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来路,厨房的人以为他是护卫,护卫们以为他是厨房的人,而下面的贴身护卫们又认定玉牌,以为他是您从哪带来的护卫亲信,谁也没问他姓甚名谁。”丫鬟不敢扯谎,将自己所闻细节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香主听完,不由又多看了几眼已经被自己扔进垃圾桶里的玉牌,想捡回来仔细看看那一行小字到底写的什么,可当她看见跪在地上的丫鬟时强忍住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稍作停顿,她回过神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说道:“你出去吧。”

  “林师兄那边……。”

  “让他先回去吧,就说我今天身体不舒服,我们在商安休息一天。”

  “是。”丫鬟不敢再多嘴,只能领了命令走出了女人的闺房。

  直到几分钟后,香主确定丫鬟已经走远了,这才踱步走到垃圾桶旁,也没伸手去捡而只是高高在上的站在垃圾桶旁,用打量的眼神仔细的扫着垃圾桶里的玉牌上刻着的秦树的“离别话语”。

  “这个男人还真就走了,也没留下名字,难道我在他眼里就这么普通吗?”香主嘴唇紧闭,原本傲气的脸上攀上了一丝不悦,但一闪即逝。她也没再多看那垃圾桶一眼,而是表情平静的走向了梳妆台,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此时此刻。

  一身轻松的秦树正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家餐厅吃火锅,孙妮、唐果还有苏晚笑作陪。

  “你们两个到成了好姐妹了?”秦树看着孙妮与苏晚笑互相夹菜,有说有笑。

  “树哥,你忘记了?那酒吧是苏家和我们一起盘下来的,现在娱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有祖宗十八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发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木并收藏我有祖宗十八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