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令花满楼恐惧的还是左旸口中说出的这两处面相的象征……实在太准了。dnshuwu.comhttp://

  有句话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

  花满楼就是这样的人,但不可否认,一直以来他隐藏的都非常好,哪怕公会中最亲近的人对此也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也是如此,他的【天下第二】才能发展迅猛,并且几乎所有人都以他马首是瞻。

  当然,作为这么一个大公会的会长,如果这点手段都没有的话,他也就不可能拥有今天的地位了。

  而实际上,他做的许多事情都隐藏着巨大的私心,从来没有为他人的事情全力付出过,任何时候都将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换句话说,他眼中就只有自己,而那些曾与他站在对立面的人,就算很多时候为了表现心胸当时不能发作,事后也一定会被他以各种各样的“正当”手段收拾的很惨。

  这样的品质不好么?

  当然不是,相反,这样的人有时恰恰是能够做成大事的,就像曹操那样的枭雄,如果不是具有类似的品质,或许还没办法夺得天下呢。

  甚至有的时候,左旸在考虑事情的时候,也一样会率先考虑自己的利益。

  但却也要分人分事,在面对某些特定的人与事时,左旸又可以放下所有的利弊得失,甚至不惜付出不小的代价去做一些认为必须要做的“傻事”,哪怕在与游戏中的npc接触时,类似的情况也出现过多次。

  这就是左旸与花满楼最大的区别。

  这点通过水墨画眉的事情其实就能够看出一些端倪,花满楼或许是真的喜欢水墨画眉,但当水墨画眉向他求助时,除了最开始派了少量精英偷袭左旸,失利之后就一直都在搪塞水墨画眉,再也没有派人做过任何事情……第二次与【天下第二】在“埋骨地”的冲突,始作俑者是“拳法芬芳曾先生”,与水墨画眉没有任何关系。

  花满楼对水墨画眉的喜欢与追求,是有所保留的,“你这辈子有没有为谁拼过命”,答案显然是没有,他最爱的人永远是自己。

  当然,也不是说水墨画眉利用花满楼来化解命理就是对的,这姑娘也确实是感情用事了点,并且幼稚了点,怎么可以将花满楼当用完就卸的备胎呢,人家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大会长,不要面子的么?

  回头必须得好好教育教育这姑娘才行!

  另外一边。

  “……”

  花满楼想离左旸远点,水墨画眉却像是脚了下生根,非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双眸子更是死死的盯着左旸,仿佛要将他自外而内全部看穿一般。

  “眉眉!”

  如此一来,花满楼越发觉得水墨画眉与左旸有事,男人的占有欲让他心生不悦,语气也加重了一些。

  结果水墨画眉却像是完全听不到他的声音一般,依旧死死的盯着左旸,声音低沉又意有所指的问道:“你说我和他不合适,那我和谁合适?”

  “总之,你想通过这种方式去化解命理是行不通的,说不定还会因此引来不必要的因果,反倒不如一切顺其自然。”

  左旸也看着水墨画眉,神色严肃的说道。

  “这种方式……”

  听了左旸的话,水墨画眉的身体微微颤了一下,很显然,左旸已经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又是怎么做的了。

  “听我一句劝,收手吧,我们之间的问题并不在你,在我,你这么做完全没有必要。”

  左旸目光微微闪烁,有些心疼的说道。

  问题确实不在水墨画眉身上,她的感情线对与左旸来说完全不是问题,问题只在于左旸是否能够放下顾虑,是否能够抵御天道报应,他只是不希望自己身边的人受到伤害,这些人中水墨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网游大相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我知鱼之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知鱼之乐并收藏网游大相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