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紫希的记忆被郦苏封印了,她哪里还记得自己跟云河的事情?

  看到梦中突然出现一个妖怪小男孩,还自称是自己跟那狐妖的孩子,唐紫希又害怕又生气,气愤地说:

  “小妖怪,你别诬蔑本宫!本宫是无上国的皇后,怎么可能会跟一狐妖发生那种不耻之事?”

  小男孩着急地道:“母亲,你被狗皇帝骗了!你快想起以前的事情吧!”

  小男孩说着,如幻灵般飘到唐紫希面前,伸出一只粉妆玉琢的手指,轻轻地唐紫希的眉头点了一下。https://

  这刹那间,过去的一幕幕往事如洪水般冲入她的脑海之中。

  有一天,自己在神梦山采摘灵草,偶尔救下受伤的狐公子。

  从此以后,那狐公子就对自己展开了一系列疯狂的追求。

  这狐公子,就是她现在对她千依百顺的小丈夫云河了。

  那个时候,他为了接近自己,不惜假扮成一个穷酸小园丁,知道自己要去星光学院考核,他又千方百计为自己打点一切……

  飞狐谷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丹神宗曲折离奇的冒险故事,中天惊心动魄的神魔之战,与圣皇几生几世的情仇……

  不知经历了多少灾劫,不知经历了多少腥风血雨,不知道在鬼门关上走了多少回,自己终于跟云河心意相通,修成正果。

  只是圣皇死灰复燃,再次为祸人间,大家不得不来到无上神域,寻找穹苍神晶,重炼黑色盒子,封印圣皇这个大魔头。

  眼看就找到了足够的穹苍神晶,眼看就可以回去了,郦苏解除了无上之神的封印后,跑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噬魂夺魄的邪神!

  这邪神唳气冲天,还贪婪地扬言,要吞噬十万个活人的灵魂才足以充饥,除非云河愿意献出灵魂。

  云河好傻,为了救大家,什么都来不及说,灵魂就这样被邪神夺走了……

  原来这个跟云河称兄道弟,口口声声说着把云河视作朋友知己的皇帝并不是什么好人。

  明明他就是罪魁祸首,放出这一尊邪神,却没有半点内疚之心,反而膜拜在邪神的力量之下,连云河死了都不放过,把他的遗体当作供血体,无情地榨取狐血炼丹……

  郦苏做绝的事情还远不止于此!

  把自己的记记封印,骗自己当他的皇后!

  可悲的是,自己着了他的道,沦为他的玩物。

  可怜的小丈夫未凉的遗体还搁在自己面前,而自己竟然被他搂在怀中,如同新欢,眉来眼去。

  想起自己曾经被郦苏抱过,唐紫希觉得恶心极了!

  她现在才明白,小丈夫遭受委屈不敢面对自己是何种感受。

  只是,自己只是被郦苏抱了一下,郦苏还没对自己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跟小丈夫曾经所受的折磨相比,自己这种经历算什么?

  如今,自己住在永和宫,享尽着荣华富贵,而小丈夫则被狗皇帝当成玩具那样锁在冰冷的墨宫里……

  “哗……”当想起一切之后,唐紫希痛苦得放声大哭。

  云河,云河,对不起你……

  她痛得太伤心了,心痛得像被人捏碎了一样。

  “母亲,你冷静一点,千万不能动气!我还在你肚子里,要是你有什么损失,我就不能顺利出生了!”小男孩冷静地安慰她道:

  “母亲,我现身告之你一切,是因为我还能感应到父亲的灵魂气息……那邪神,一定未能将父亲的灵魂完全消化,而父亲的身躯又被那贪婪的皇帝保存着完好,只要杀了那邪神,释放出父亲的灵魂,那么父亲就有复活的可能!”

  “可是,为什么我感应不到?”唐紫希哭着问。

  那时候,她冲入神殿的时候,云河的灵魂已经被穹苍吞噬了。

  倒在她眼前的,只是一具没了灵魂的空壳。

  她完全感应不到云河的灵魂气息,仿佛云河的灵魂已经彻底烟消云散。

  她跟云河经历了几生几世的磨劫才走在一起,她比任何人都熟悉云河的灵魂气息,又怎会感应有误?

  在远古的时代,云墨惨死,就是她渡云墨的灵魂入轮回,然后云墨就投胎成云河的啊!

  “母亲,那是因为父亲的灵魂太虚弱了,又被那邪神吞到了腹中,隔着邪神的肚皮,母亲感应不到也很正常!在神殿的时候,若不是父亲的灵魂在邪神的腹中作蒜,那邪神早就连母亲的灵魂也吃掉了!”小男孩难过地说。

  “什么?真有此事?”唐紫希一脸悲惊愕。

  小男孩笑着哭了,对唐紫希说:“是的,父亲即使变成那样了,也在保护着你,母亲!父亲不曾离开过,他一直跟我们在一起!这一次,就让我们一起并肩作战,迎接父亲回来好吗?”

  听闻云河的灵魂尚存,唐紫希的眼泪再次潸然而下。

  云河,这一次,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

  你一定要等我!

  想到郦苏抢夺了云河的一切,还要不断地在云河身上榨取狐血。云河如同玩具般被郦苏锁在冰冷的墨宫里,每天等候着他的,只有郦苏的戏玩,毫无尊严,唐紫希又心痛又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