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  云河一个意念给闪魂剑下了一个指令,那闪魂剑就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抓着,硬生生地继续前进,冲破了甄王的心脏从他的身躯贯穿而出,飞了出来,有灵性地悬在云河面前,仿佛一个向主人行礼的奴仆。

  “可恶……”甄王心前绽放出一朵血雾,从嘴缝里迸出两个字之后,就喷了一口鲜血,仰面朝天躺下,瘫在自己的血水之中。

  他的眼珠向外瞪着,表情犹定格在极度惊惧的一瞬间,但是他已经没气了。

  一代枭雄就这样死在云河剑下。

  甄王的血也浇淋淋漓漓浇了云河一身。

  他的青衣染红,有甄王的血,也有他自己的血,如浴在血中,好不惨烈。

  其实刚才,云河只是赌一把,他不确定,闪魂剑能否穿透甄王身上那道护身符的结界。

  万一失败了,他就会死。

  幸好,他成功了。

  看来这个用苍穹神晶做的护身符,只能驱魔辟邪,驱寒避火,却不能刀剑不入。

  所以灵气所化的莲瓣穿透不过结界,但是作为实物的闪魂剑则可以。

  “做得漂亮!”小白看到云河居然不用自己出手,反败为胜,一时高兴得替云河喝彩呢!

  杜博明和素竹看到甄王死了,觉得大快人口,尤其是杜博明。那甄王想灭了杜家满门,杜博明早就对甄王切齿痛恨。

  如今,云河是替整个杜家报了仇啊!

  杜博明真的很感慨,他一直以为,云河只是一个文弱大夫和画师,没想到云河还懂得这么多神奇的神通。

  以前自己跟云河坐在同一艘船上一个多月,怎么毫无觉察呢?

  “殿下!”

  蔚迟磐看到甄王死了精神大挫!

  他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在甄王身上,现在甄王一死,他就一无所有了。

  一时之间,他绝望,悲痛,害怕,茫然。

  双方激战,岂容分神?

  就是这一刹那的松懈,小白的利爪已经抓向他的咽喉。

  见大势已去,而自己又失去了拥护的王者,蔚迟磐万念俱灰,竟然不再抵御,双臂垂下,任由小白这一爪击来。

  “小白,别杀他!”云河突然把小白喝住。

  小白的利爪在蔚迟磐的咽喉处不到半寸的地方顿住。

  不知为何,看到蔚迟磐那个万念俱灰,一心求死的模样,云河的恻忍之心又犯了……

  一个已经失去了求生意志的人,杀他又能怎么样?

  从蔚迟磐忧郁而沧桑的眼神,云河读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绝望和痛苦。

  云河对小白说:“小白,这个人只是听命于甄王,也是身不由己,就像这里每一个侍卫一样。甄王死了,他们也闹不出什么事儿了,不如放了他们,给他们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吧!”

  小白愤愤不平地说:“小狐狸,甄王虽身死,其爪利甚至猛虎,如果不斩草除根,后患后穷!”

  云河又道:“小白,甄王权倾朝野,朝中莫有臣将不拜服于他,天下人莫不畏惧于他,如果要将归顺于他的人全部除掉,那么无上国还能剩下多少人呢?杀一个人容易,但是得一个人的信任却难!还有,你刚才不是说了吗?这个人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是跟我们一样,从其他地方来的异界人,我对他的事情很感兴趣。”

  小白吊着眼睛,一脸无奈的样子。

  根据小夜夜平时给他的科普,小狐狸这节奏,多半是又想化敌为友,把一些破铜烂铁捡回家了。

  小狐狸偶然也会走大运,把一些神仙,宝贝捡回家。

  比如说,那个让小白头痛的小神仙。

  不过问题是,这个蔚迟磐,跟着甄王这种坏人混的,能是什么好鸟?不怕引狼入室吗?

  蔚迟磐冷笑:“云河,别在我面前猫哭老鼠假慈悲!我是不会臣服于你,更不会臣服于那个窝囊废皇帝!更何况,甄王死了,你即使不杀我,我也必死无疑,你别在我身上枉费心机了!”

  “为何甄王死你也会死?此话怎说?”云河问。

  蔚迟磐凄凉地说:“事到如今,告诉你也无妨。我原来想投靠甄王,做一番事业。没想到甄王为了杜绝我背叛他,给我下了一种毒,他死了,我就永远得不到解药,我只剩下半个月的寿命。”

  原来这样,所以蔚迟磐才会为甄王卖命?

  看到倒在自己脚下的甄王,云河并没有半分胜利的喜悦,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沉重。

  他不想杀任何人,也不想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偏偏却不能选择。

  从前,他跟自己的皇弟烈帝也像甄王和郦苏一样,斗得你死我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