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  本来这一次他出行只是为了到这座神殿祭祀祈福,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为了不惊动世人,他只带了一百多的精兵随行,没想自己的行踪被甄王知道了,甄王率领大量精兵就在这里埋下天罗地网,突然向他发兵,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又过了一个回合,郦苏身边除了那位一直护着他的将士,其他骑兵均已阵亡,就连驾车的那个侍卫也中箭倒地。

  辇车的马受惊,整辆车翻侧,皇帝郦苏也从车上摔了下来。

  不同于甄王郦蒙从小骁勇善战,郦苏体质孱弱,这么一摔,痛得全身骨头都都散了。

  “陛下,您没事吧?”将士慌张地跑上前,将皇帝郦苏扶起来。

  看着身边只剩下一兵一卒,自己这方大势已去,而甄王的千军万马已经将自己重重包围,这回是插翼难飞,郦苏万念俱灰啊!

  郦苏悲愤地对身边的将士说:“待会你全力掩护寡人。寡人就算今日魂断灵山,也绝对不会让玉玺落在郦蒙之手。”

  将士似乎从郦苏的表情听懂了什么信息,他凄酸地落下两行泪,悲壮地说:“陛下,末将领命,请陛下珍重!如有来生,末将愿意继续追随陛下!”

  那将士说完,红着眼睛,转身策马,向着甄王的骑士冲过去!

  “甄王!你这个叛逆狂徒!我傅乾今天要杀了你!”

  那位将士一边冲,一边喊,想杀入敌军深处直取甄王。

  他的确骁勇善战,手执一把长矛,将一个又一个白金骑士挑倒马下,硬是被他杀出了一条血路,阻碍了白金骑士接近郦苏。

  然而,他毕竟只是单人匹马,又怎敌得过千军万马?

  这位将士最终距离甄王仅有百步之遥的时候,被漫天的飞箭贯穿了身躯。

  他死的时候顶天立地站着,直到蜂涌而至的白金骑兵将他的头颅斩落,残断的身躯才在夕阳之下悲壮地倾倒。

  皇帝郦苏并没有回头。

  即使不去看,也知道结果了……

  这位忠勇将士的牺牲为郦苏争取到些许时间。

  此刻,郦苏已经跑到灵河边,他望着波涛汹涌的河水,心情前所未有的绝望。

  远在数百米之外的甄王看到皇帝郦苏的举动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这个像窝囊废一样的皇兄,该不会是被自己迫得走投无路,想跳河自尽吧?

  “皇兄!停下来!别那么傻?”甄王拼命地策马向着郦苏的方向飞奔过来。

  郦苏突然回头,用气愤的目光盯着甄王,凄怨地笑了笑:

  “甄王,寡人虽然敌不过你,但是你休想从寡人身上得到玉玺!没有了玉玺,你即使坐在金銮宝殿上也只不过是一个篡位的贼寇!”

  郦苏说完,就纵身一跃,跳入河里……

  当甄王策马赶到河边之时,那抹单薄的身影瞬间被血光滔滔的河水吞噬。

  甄王歇斯底里朝着河水大吼大叫:

  “郦苏!你这个自私自利的混帐皇兄!你没有能力当皇帝,也不把这个机会给本王!”

  “本王身上流着的同样都是郦氏皇族的血脉!本王也有资格继承皇位!为什么先王是这样,连你也是这样!”

  “你以为你这就能保住自己的尊严吗?愚蠢!遗失传国玉玺之罪,远比你丢掉这皇位更加不可饶恕!”

  “玉玺传承着我无上国千万年繁荣不衰的秘密,你带着玉玺投河,等于断送了无上国的千秋基业,你会成为无上国的千古罪人!”

  ……

  蔚迟磐这次也随着甄王一起出战。

  他见甄王只顾着骂,便上前道:“甄王,不管郦苏是死是活,请立即派人打捞,玉玺一定还在郦苏身上。”

  “你倒是提醒了我!”甄王这才缓过神来。

  灵河底。

  皇帝郦苏不懂水性,跳入灵河后,他就被河水呛得未不能呼吸,身躯不断地往下沉。

  他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没想到在绝望之际,他的腰突然被一道水晶链圈住。紧接着,这条水晶链一拉,他眼前一花,就出现在一座璀璨生辉的宫殿里!

  准备来说,这并不是宫殿,而是一个船仓,只是这个船仓是用钻石材料做的,而且还做成富丽堂皇的宫廷风格。

  虽然地方不是很大,但是比起他的皇宫更加精致高雅。

  他身上淋淋漓漓被河水浸了个透,双脚踏在船板上,水不断地渗落形在一滩水迹,狼狈不堪。

  他惊慌地举目四望,发现船上有一男一女正在盯着自己。

  圈在自己腰上的那条水晶链的另一头正拿在那个女人手中。

  郦苏看呆了!

  可能是因为每次选进宫的女人都是甄王挑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