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吧!为了主人,我只让幻夜少爷进来,那个叫做小白的家伙,绝对不可以!”小昂还对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

  “那当然!”游黎的表情很凝重。

  小白的耳朵比狗更灵,一听到里面的两个奴仆打算将他拒之门外,他心里就特别恼火了!

  纵观这世间无数浩瀚的宇宙,还真没有小白去不了的地方!

  这两个不识好歹的奴仆不让自己进去,自己偏要进去!

  小昂跑去开门。

  一打开门,看到担心得双眼哭肿了的小夜夜小天使,连忙请进来;看到一脸凶相的神龙小白,连眼角都不瞟一眼,就直接关门。

  只不过这门还没关紧,小白的手就突然伸过来,抓着门柄,紧是把门往后推。

  “你真是没礼貌,我们可没有允许你进来!”小昂生气地道,他跟小白较上劲了,使尽全力关门。

  “哼!难道我神龙小白想去哪儿还需要你来批准?简直是笑话!”小白冷哼一声,道:

  “别再不自量力地挑战我的耐性!你跟你主人一样,都是玻璃人而已!要是我一不小心碰下你,你就摔断骨头,可不要怪我没有事先警告你。”

  只是小昂的手力哪里斗得过小白?他使尽全的力气了,只觉得脚底一滑,整个人已经往后平移了两尺!他竟然被小白连门带人的往后移开了!

  房门大开,小白大摇大摆,神色十足地走了进来。

  “你!”小昂十分生气,瞪着小白。

  要是眼神能打人的话,小白那张帅脸已经被小昂揍肿了。

  “对不起……小白虽然有些冲动,但是他只是想保护我,要亲自陪着我才放心而已!我保证不会再让他伤害云哥的!”幻夜只得替小白向大家求情。

  小昂道:“幻夜少爷,你不需要道歉。欠我们主人一个道歉的,仅仅是那个把人家打成重伤的家伙而已!”

  小白吊着眼睛道:“我不是已经把灵气渡给他作为补偿了吗?你们可知道本神龙的灵气有多珍贵吗?做人别太贪心!”

  小昂不满地说:“但我家主人现在还没醒!如果不是你,主人会变成这样吗?”

  “靠!那小子原本就是一个破罐子,就算我不伤他,他已经活不了多久。你这个油头粉面的家伙,你是想讹本龙身上的钱吧?真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也会碰瓷!”

  小白说得太过分了,就连幻夜都看不过眼,他训斥小白道:“小白,你闭嘴!”

  “哼!”小白很不服气地把嘴巴抿成一条线。

  幻夜愁肠百结,呆呆地坐在云河枕边,双手叠着,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他本来执着云河的手,诚恳地道歉,这样才能更好地把心意传达,昏迷中的云河要是能听到,感受到自己的心意,说不定会增添几分抵御伤病的动力。

  然而,但他的手始终没敢伸出去。

  他担心小白这个大醋缸见到自己碰一下云哥又会发疯,所以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看到云河虚弱不堪的模样,泪水又在幻夜的眼眶中打转了。

  如果不是为了自己,云哥身上的伤早就痊愈了吧?要是云河不是如此虚弱,未必会招不住小白的一掌……

  说到底,还是自己又一次连累了云哥。

  幻夜想着想着,泪如雨下,晶莹的眼泪一滴滴落在他自己的手背上,他连擦眼泪的心情都没有。

  “云哥,对不起,我又连累你了。以后你别再管我了,我这病,怕且是治不好的,再拖下去,连你的命也会搭上。为了我,不值。云哥,你可知道唐姐姐一直在等你,所以你一定要好起来,否则我这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了……”

  幻夜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

  游黎和小昂听了,鼻子都酸酸的,难过地说:“主人就是这么傻,连陌生人都奋不顾身去救,更何况是你?幻夜少爷。”

  所有人为了那个人都在哭哭啼啼,听得小白心都烦了。

  小白才不相信,这世上有这种好人。

  好人都是活不久的,所以好人快绝种了。

  小白望了帷幕里的云河一眼。

  云河依然瞌着眼帘,一点动静也没有。

  不过奇怪了,刚才自己给这小子渡了气,这小子没见好转,仍脸青青的,怎么就过了这一会儿,气息看上去就好了这么多?

  这小子到底吃了什么仙丹?竟然比自己的灵力还凑效的?

  小白十分好奇,不由得又上前走了几步,想把云河的模样瞧个清楚。

  游黎和小昂十分紧张,以为小白想对云河下手,两人连忙挡在小白前面,用充满敌意眼神盯着小白,厉声警告:“你要做什么?”

  “呵呵,难道我要做什么,还要向你们报告不成?”小白狡黠地笑着,释放出自己的灵力,覆盖了这一片空间。

 &em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