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  虫船的外形虽然让人不敢恭敬,不过里面倒是挺宽敞的。

  地方大就不要浪费,宝库里的圣器装不装空间戒指里,装进虫船里运走总该可以了吧!

  这艘船这么大,装上个一百几十件不成问题嘛!这样就可以让一部分人拥有圣级力量了,要是小丈夫醒了,一定也会很开心。

  接下来,只要是唐紫希看上眼的,天宗就会积极地帮忙搬上去。

  开什么玩笑?云河是主人,唐紫希就是女主人了。

  而且吞天族的未来,就掌控在主人手中了,而主人又把唐紫希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孝敬女主人,不就是最直接的讨好主人的途径吗?

  天宗岂不得女主人将宝库里的东西全搬走呢!

  只不过很可惜,虫船再大,始终不是神书空间或者九重神殿那样大得无比无尽的空间法宝,装了一百件圣器就装不下了。

  这一百件圣器都是唐紫希经过精挑细选的,全部都是圣尊器。

  吞天族这百亿年以来吞噬了无数宇宙星空,掠夺的资源自然就不会少。

  除此,唐紫希又在宝库里拿了不少应急的灵丹。

  物资准备好,就启航了!

  唐紫希早就归心似箭。

  虫船眼部的地方原来是驾驶室,模拟昆虫的眼睛,能同时观察四面八方的景物。

  先进的地方是,虫船跟紫雷神舰一样,都有自动驾驶功能,将目的地设置成华夏宇宙地球就没什么事儿做了。

  唐紫希忙着照顾去河,而将邪则对虫船颇感兴趣,随便走着看,而天宗留了一道心神观察虫船的自动导航,就像跟屁虫似的跟着将邪去了。

  对天宗来说,云河是主人,是救命恩公,而将邪就像造物主,是将邪创造了他。他对将邪自然是有份独特的感情。

  除了对将邪有着无比的崇敬之意,天宗还对将邪的一切很感兴趣,犹其是将邪的那把黑色的神秘宝剑。

  天宗数百亿年以来,天宗见过的圣器不计其数,他宝库里的圣器也堆积如山,可从来没有见过像将邪那样的宝剑。

  天宗从前有个嗜好,就是收藏各种各样的圣器,自然对圣器那股鉴赏的劲儿犹在。

  他憋了好久,终于忍不住飞到将邪身边道:“将邪,我并无冒犯之下,刚方看到你用一把黑色宝剑击退了圣皇,我对那剑十分好奇,能不能借我一看?”

  唐紫希在旁边听了,汗了汗。

  天宗这家伙居然敢直呼将邪的名字。

  想以为将邪会不高兴的,岂料将邪似乎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冷漠和自视甚高,他只是随和地说:“小东西,你想看?好吧!”

  心念一呼唤,一把焕发着七色光晕的黑色宝剑便出现在将邪手中。

  将邪轻轻一松,那剑便乖乖地向着天宗悬空飞过去。

  天宗激动得双眼都发光了!

  圣皇一巴掌将他拍死了,而这把剑轻轻一抖就削了圣皇两根手指,可想而知这把宝剑的威力……

  他纯粹是带着瞻仰宝剑的风采的心情来看剑的。

  “将邪,请问这剑叫什么名字?”天宗好奇地问。

  “黑耀宝剑。”将邪淡淡地回答。

  天宗用鱼鳍轻轻地在剑身上一拍,“铮!”剑身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天宗竖着耳朵认真听了听,然后脸色一凛,激动得大叫:“天啊!这剑不得了,我不知该说不该说……”

  “这剑跟随了我几世,我一直不知道它是何物。若然你能看出它的端倪,倒是能解我几世的疑惑,你且直说无妨。”将邪道。

  其实呢,将邪也是看依附在青鱼玉佩里面的那个死魂生前是个活了好几百亿载的老怪物,就算他修为平平,光是这些年积累的知识也是够渊博的了,可以说是一部宇宙百科全书。这样的人才,如果能留下来,将来辅助云河一番大事,也未尝不是好事。

  将邪肯给天宗一条生命,让他避免沦回器灵的下场,也完全是为了成全云河。

  而此番,也是因为知道天宗见多识广,才会肯让他看自己的宝剑。

  有了将邪这一句,天宗还有什么好怕的?

  天宗缓了缓神,表情严肃地说:“依我之见,炼制黑耀宝剑的材料中混进了苍穹神晶。苍穹神晶是黑色元素的克星,所以你的境界不如圣皇,却能用黑耀宝剑削下圣皇的手指,有黑耀宝剑的护身,也不惧怕圣皇的威慑和黑雾侵蚀……”

  听了天宗的解释,将邪暗暗惊讶。

  没想到自己的宝剑有这种属性!这把剑跟随了他几世,他这是第一次听闻炼制的材料是苍穹神晶。

  而唐紫希则一脸的喜色,她高兴地说:“太好了!既然黑耀宝剑是苍穹神晶所铸,那就能用他消灭圣皇,我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