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他?你凭什么命令我呢?”圣皇阴森森地笑着道:“我这个人有个嗜好,就是无论做什么事,都喜欢跟人分享,不喜欢孤芳自赏。无渊你之所以还活着,全因为我要你亲眼看着我怎样杀你的师父。”

  抬头望天,天空中悬着两艘紫雷神舰。

  圣皇的目光逐一在船上那些一脸悲愤,同仇敌忾的人身上扫过,又笑道:“包括你们也是,你们没必要为云河难过,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我自然会送你们下地狱见他。”

  丫的,这个大魔头废话真多。

  钱小珊怒目圆睁,气得脸都青了。从一开始,所有人的命运都被这个大魔头玩在股掌之间啊!

  圣皇右手托着九重神殿,又向前踏出一步,俯身伸出手,慢慢地伸向紫莲。

  圣皇哪知这紫莲看似无主,也极有灵性,只可近看,不可亵玩。

  当他的手指刚刚碰到其中一片莲瓣时,手指一阵锥心的剧痛,表皮“滋滋滋”的瞬间被紫莲散逸出来的灵气融化了。

  圣皇吓得连忙缩手。受伤的指尖处,袅袅地冒着淡淡的黑烟。

  他不悦地皱起了眉头,生气地说:“紫莲啊紫莲!你的主人都已经半死不活,连灵魂都破碎得无法再容纳你,你一件无主之物,为何还要如此清高?难道臣服于我就那么不堪吗?”

  李无渊看得恍然大悟,难怪圣皇之前一直对自己那么好,又救自己,又赐予力量给自己,原来他自己半点都碰不得,想假借自己之手,所以才三番四次命令自己去抢夺紫莲!

  李无渊得意地笑道:“大魔头,你还不明白吗?就算你杀了它的几任主人,就算你获得至高无尚的力量也没有,因为你的心太丑陋,紫莲才会唾弃你!看不起你!”

  “李无渊!你闭嘴!你信不信我立即将这狐妖千刀万剐!”圣皇怒气冲冲,一脚踩在云河身上。

  一声闷响过后,云河几根肋骨被踩断。

  只不过云河早就失去意识,这一脚对他来说,半点痛楚都没有。

  只是被人如此糟贱,难过落泪的是那千千万万效忠于他的神兵将士。

  “不要这样对待我们的狐仙大人啊……”

  “大魔头,你会有报应的!”

  ……

  天际再次群情汹涌,人们对着圣皇破口大骂。

  看到圣皇如此糟贱云河,唐紫希看得心都在滴血了,她气愤地说:“圣皇,我手中还有两件圣物,如果你想得到它们,就立即放了云河。否则我大不了引爆这两件圣物,跟你同归于尽。就算炸不死你,这两件圣物也会毁了,你什么都得不到。”

  圣皇望了唐紫希一下,笑道:“紫玄,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你不敢这样做的。因为这样一来,这两艘船上的人不就全都断送了吗?就算你舍得这样做,云河也舍不得。”

  唐紫希沉着脸道:“我为什么不敢?就算我不这样做,你也不打算放过我们任何一个人。反正都要死,还不如跟你同归于尽,死得其所!”

  “唐姑娘说得没错!我们愿意跟这个大魔头同归于尽!死得其所,死得光荣!”

  “唐姑娘,你快动手吧!我们已经迫不及待为狐仙大人和小彦哥报仇了!”

  “狐仙大人,您对我们的恩情只能来世再还了!”

  ……

  众天兵神将悲壮地表达着自己的决心。

  听到的大家心声,唐紫希欣慰地笑了。这些年小丈夫的付出没有枉费,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大家仍对小丈夫忠心耿耿,不离不弃,誓死追随的。要是小丈夫能知道,一定又会感动得哭了吧!

  不过,虽然这些人真的愿意为云河死,可自己又怎能眼白白让他们送死?

  她故意这么说,无非只是想威胁圣皇,同时以自己做饵。

  眼前隔着一道无形的障壁,刚才众人合力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法将之攻破,直到小彦被杀,云河的灵魂碎了,大家也只能在障壁之外眼白白地看着,看得悲痛欲绝。

  只能想办法让圣皇自己打开障壁,才有机会救回云河和无渊,才有机会为可怜的小彦收尸……

  听到这种震耳欲聋的慷慨就义之声,就连圣皇都心生一阵畏惧。前世的云墨,只是一个弱小的凡人,还遭人欺负,最后饮恨而死。今生云墨,却化身为云河,他就像一颗耀眼的星星,无数人死心塌地追随,为了他,明知道有如飞蛾扑火,仍会视死如归地浴血奋战。

  背叛云河的那十万凡人只是蝼蚁,莫说是十万,就算是百万圣皇都没有成就感。

  眼前一千精锐的天兵神将,还有九重神殿那百万的神仙那才是紫云星的中流砥柱。

  赵英彦直到最后一刻仍对云河忠心耿耿,对自己给予的资源不屑一顾,宁愿死在云河怀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