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师父!”赵英彦立即站起来,高兴地迎过去,望了岳峰一眼之后,更多的目光是注望着自家亲爱的主人,大半天没见主人,他心里堵得慌呢!现在看到主人安然无恙的,他才放心。 首发哦亲

  既然主人跟师父一同来到这里,那就说明,主人的计划进展得非常顺利,看来天炎长老背后的势力已经被主人一网打尽了。

  看到云河,唐紫希也很开心,悄悄走到他身边。与希希女神重聚,云河的脸红了一下,若不是众目睽睽的,他早就忍不住,要牵女神的手啦!

  看到云河和唐紫希一见面就眉来眼去,暗传秋波,凌水月心里觉得酸酸的。

  不过见云河没事,精神还不错的,她心里也很欣慰,默默地站在一旁,偷偷地深情凝望这个救了她无数次,也拯救了她灵魂的男人。

  看到云河跟岳峰随行,汪为仁他们又作贼心虚了。

  他们记得唐紫希和云河先后被骗进音鳞秘境,现在唐紫希回来了,云河也回来了,是不是说,云河已经把音鳞秘境的幻阵化解了?

  如果云河能驾驭音鳞秘境,那是不是说,他能把所有被赶入音鳞秘境的人都能带回来?包括岳依岚和弓田他们?

  汪为仁和牛鼻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们有种不祥的预感,总感觉事情不妙了!

  现在,议事大厅的人明显站成两边,一方是支持天炎的,另一方是支持岳峰和赵英彦的。

  天炎长老故作镇定,板着脸道:“岳峰,就算你是前任掌门,没证没据,你不能诬蔑我!”

  岳峰冷笑:“你要证据,这还不容易?把弓田带进来!”

  岳峰刚说完,千瞳就押着一个人从门外走进来。

  这个人看起来有些憔悴,病容满脸,的确就是从前管理梨河园的园丁弓田。

  在进来这里之前,云河已经把弓田从音鳞秘境里变出来,让千瞳在门外等候。千瞳听到岳峰的传召,就押着弓田进去。

  跟云河第一次见到弓田时相比,此刻的弓田不再目光迟滞。他的眼睛很有神,只是有些怯弱地闪烁不住,就算是站着,也是畏畏缩缩的。

  汪为仁又怯惧地望向云河,因为他担心的事情已经变成现实,弓田真的出现了!

  岳峰厉害道:“弓田,你把天炎的所作所为说出来!”

  弓田畏惧地望了云河一眼,然后老老实实地说:“天炎长老命令我在岳峰的茶园里投放过量的除虫剂,令岳峰长期饮用有毒的茶致病,这样除掉岳峰就神不知鬼不觉。作为交易的好处,只要我协助汪为仁和牛鼻子把梨河园的灵草偷运出去变卖,每个月就能分到一笔为数可观的利润……”

  弓田虽然神色慌张,但是说话思维清晰,半点都不像一个有脑病的人。

  原本他在音鳞秘境的这段时间里,冷雪已经按照云河所给的配方炼丹,把弓田的灵魂治好了。

  弓田醒过来后,被告之,云河是这个世界的主人,而他在丹神宗所做的一切不见得人的事已经被云河知道了,赎罪的唯一办法,就是指证天炎和汪为仁他们。

  冷雪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弓田没少受到苦头,把他全身打得皮开肉裂,然后再往伤口洒盐只是家常便饭,最后他只能屈服。现在他光是听到云河这两个字都觉害怕,所以才会如此听话,要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

  天炎一听,冷笑:“一个被丹神宗赶出大门的小偷的一面之情又岂可尽信?如果随便找一个人来造谣,就能将我定罪,非免太儿戏了吧?堂堂前掌门岳峰,就是靠这种下三滥手段立威吗?”

  岳峰道:“天炎,我选择今天跟你摊牌,自然是有足够的证据。”说着,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块玉简,接着说:“这就是证据!”

  岳峰把玉简的内容投放出来。

  这份影像的内容是,天炎长老找弓田的谈话,里面说到的如何加害岳峰以及分割梨河园的利润十分清楚,能清晰地看到天炎长老的容貌。

  除了与天炎长老的谈话,还有跟汪为仁、牛鼻子他们偷运梨河园灵草的片段。

  弓田解释:“我当时担心帮天炎长老做了这件事之后,有朝一天,天炎长老会过桥拆板,灭我活口,所以我悄悄录下这个玉简作为保护符。”

  说到这里的时候,怯慌的弓田又不由得望了云河一眼,全身都在打颤。

  他是在害怕……

  那份玉简其实是假的,他当时没有录这个东西,即使想录,在天炎长老面前,也使不出什么花样吧?毕竟两人的境界有如天壤之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