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瑶啊桑瑶,我还是比较喜欢你悲伤抑郁的样子,因为那样才能为我带来更多的鱼泪珍珠。今天为了让你大哭一场,我特别为你安排了一场精彩的好戏,好好欣赏吧!”绝女王狰狞地说着。

  桑瑶一听,吓了一跳,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绝女王拍了拍手,就见无灵和无魂这两个侍女一左一右地架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那个人低着头,双臂被一左一右搭在两个侍女肩膀,整个人被架着走,双脚还沉沉地拖在地,显然是全无意识。

  银色的头发披散了,把低下的脸遮去。身形极纤细,腰若细柳,就这样被人架着走,也有种楚楚动人的感觉。但这个人的个子比女人高,看起来像一个瘦弱的男人。

  虽然看不到这个的脸,但是桑瑶认得这个的气息和身形,她紧张地失声道:“云河……”

  这个人的确就是中了镇狐丹后失去意识的云河。

  绝女王冷笑:“你们的友谊真不简单啊!认识不到几天,就对他这么熟悉。看来我的决定是对的呢!”

  “你想对他做什么?”桑瑶气愤地吼。

  “没什么,既然你变心了,我就帮你换换口味而已!今天澹台尘不用来了,我们改成玩小狐狸的游戏如何?一定很新奇有趣!哈哈哈!”绝女王疯狂地笑着。

  “你……你是个魔鬼!放了他……他是无辜的!你不能这样!”桑瑶又急又怒,游到池边,牵动得铁链“当当”作响。

  想救云河,但是她的腰被铁链锁住,游到池边已经拉到尽头了,任凭她怎么挣扎,都不能再前进半寸。

  绝女王托起云河的下巴,把一颗丹丸放入他嘴里,然后一掌印在他气海,渡放一道气,加速丹效的运行。

  无灵和无魂同时放手,云河就如同一具失去支托的木偶倒在地上。

  “你对他做了什么?”桑瑶着急地吼。

  绝女王狞笑:“助他燃情的仙丹,这东西可猛了,一旦发作起来就算没有女人,连男人或者一条鱼都不会放过喔!”

  说到“一条鱼”时,绝女王的语气格外的讽刺,言下之意,半身是鱼尾的桑瑶在绝女王眼中连女人都不算。

  “当然,这次的女主角并不是你,我觉得你比较适合当一个观众,只负责痛苦地掉眼泪就对了!”绝女王又嘲笑。

  “停手!不能这样……”桑瑶愤慨不已,她觉得绝女王的行为简直是令人切齿。

  不久,云河轻喃一声,睁开眼睛。他的视野是朦朦胧胧,绝女王、岳依岚还有桑瑶的样子都是扭曲的。

  “依岚……瑶姐姐……”他想爬起来,但是全身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双手还没把身躯撑起来,又跌下去了。

  他看见了岳依岚和人鱼桑瑶,站在岳依岚身边的那个打扮得雍容华贵、头戴金冠,气场慑人的女人是谁?

  这个女人脖子戴着一颗鸽蛋大小的海水珍珠。这海水珍珠跟普通的海水珍珠相比,明显更圆更亮泽,有七彩光晕,而且还散发着一种亘古而浩瀚的气息。

  这种气息给云河一种很危险的感觉,就连他脖子的吊坠也闪烁了一下,提醒他要留神。

  吊坠是来自中天的圣物,能令吊坠发出警示的,绝对不是普通的力量,至少是以自己现阶段的实力所不能匹敌的。

  难道说,这海水珍珠是归空境九重,甚至是化神境的宝物?

  他记得失去意识之前,岳依岚不断冲着他冷笑。

  他知道自己中计了。

  他的眼睛很快适应了这个光线昏暗的地方。

  这个地方他不久前还来过,正是皇宫石殿的地底水池!

  看来,自己是被岳依岚捉回皇宫的。

  那么岳依岚身边的那个人,只能是绝女王!

  他还记得桑瑶跟他说过,这个世界是由一颗叫做定海神珠的宝物掌控的。

  当年海神就是用定海神珠缔造了这个世界,把桑瑶保护在里面。哪一天,桑瑶的境界超越了化神境,就能穿过音鳞秘境的结界重返凡间。

  只可惜一万年以来,桑瑶的境界停滞不前,后来她中了绝女王的计,被幽禁在石殿的地底水池,定海神珠也被绝女王抢走了。

  绝女王的天赋比桑瑶高,一下子就弄懂了如何运用定海神珠掌控这个世界,于是她便成了这个世界的王者。

  既然定海神珠是被绝女王抢走的,那此刻绝女王脖子戴着的那颗散发着亘古而浩瀚力量的海水珍珠,会不会就是定海神珠?

  那颗海水珍珠同时又给云河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跟绿灵世界的那颗定海神珠很接近,但又完全不一样,感觉更加深奥莫测,力量更加纯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