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云河只哭出一声,但那声音像出谷黄莺般好听,慑魂夺魄,仿佛是那种事,在快乐之巅如泣似诉的呼喊声。

  云河的声音因为太美妙的缘故,总是让人想歪,楚梦莹也不例外。

  赵英彦很担心……

  他知道主人要用血给楚梦白疗伤,类似的事不是第一次了。

  楚梦白的遭遇的确挺可怜的,差点就沦为凌水月这个老女人的玩物,但主人也用不着为他哭吧?

  难道是因为触景伤情,想起了以前的痛苦经历?主人的心灵太纤细,太多愁善感了。

  就在这时,房间里突然传来楚梦白的惨叫。

  “啊!不要啊!求求你,不要这样……”楚梦白慌张地大吼。

  又听到云河说,“你别动!很快就好……”

  “不!”楚梦白拼命拒绝。

  听到两人的对话,楚梦莹再也不能淡定了。如果大哥不接受云河,楚梦莹宁愿大哥的毒拖着不解,也不想看到大哥被云河那个了啊!

  楚梦莹想象中的画面:她的大哥被云河按在下面,任由榨取……云河笑得好荡,大哥在挣扎,却不能逃离这狐妖的魔爪。一个俊,一个美,玉躯横陈,衣不遮体,捂眼睛啊!

  必须阻止云河!

  楚梦莹脑子里只有这个声音。

  “云河!你快停手!你再欺负大哥,我就把你和赵英彦的丑事告诉唐姐姐!”楚梦莹一脚把门踢飞怒气冲冲地跑进去。

  房间里并没有楚梦莹想象中的,云河欺负她大哥的画面。

  但见云河左臂搂住楚梦白,右手端着一个碗。碗里摇荡着一种散发着鲜香味的红液,浓郁而亘古的灵气从这碗东西里散发出来,飘溢于空气中,令整个房间都充满鲜香的气味。

  这是血,一种带有特殊香味的灵血。

  而现在,云河正在灌楚梦白喝碗里的血。

  楚梦白整个人无力地躺在云河怀中,一脸不情愿的样子,然而云河的脸色比楚梦白更差。

  这是什么情况?

  楚梦莹是看傻了!

  楚梦莹踢门进去了,赵英彦和千瞳他们也跟着冲进去了。

  看到有人来了,楚梦白哭着道:“大家快阻止他!他割脉灌我喝他的血,这已经是第三碗……”

  “唔唔……”楚梦白一开口,云河又把碗里的血倒进去,第三碗灌完了。

  赵英彦大惊,冲过去一把抢走云河手中的碗扔掉,“砰”的一声,碗碎了,赵英彦的心也快碎了。

  看到云河脸色苍白,容颜憔悴,他赶紧把楚梦白从云河怀中拉出来,搁到一边,然后把云河整个人搂入怀中。

  看到楚梦白被赵英彦晾到一边,楚梦莹赶紧跑过去把他扶起来,紧张地询问:“大哥,你没事吧?云公子没对你做什么吧?”

  “莹莹,我也不知道……我醒来后,就发现云河在喝我的血,又不停地灌我喝他的血。我害怕了便开始挣扎,云公子又把我的气海封了,我只好大声求救。”楚梦白心有余悸地说着。

  灌血?从没听说过灌血能救人,除非你的血跟灵丹一样,可世间又怎会有这样的人?

  而且,楚梦白的手腕真的被割开了,云河嘴角仍沾着楚梦白的血。

  云河喝了楚梦白的血,又让楚梦白喝他的血,该不会是在施展蛊术吧?

  回忆起赵英彦对云河的贴服和无限深情,楚梦莹心里升起一股寒意,该不会云河趁大哥中了毒之际,对大哥使用蛊术,想把大哥变成赵英彦一样,成为一个对他唯命是从的侍臣?

  想到这里,楚梦莹急了,又气又怨地对云河说:“云公子,想不到你是这种人!虽然唐姐姐救了我们,可是我们也用玲珑红参救了你啊!你怎能用蛊术害我大哥?你这样做是恩将仇报,会有报应的!”

  “什么蛊术?”云河听得云里雾里。

  “你在装天真,还是装傻?你已经用蛊术迷住了赵英彦的心志,使他变成你的奴仆,完全失去自我,对你唯命是从,现在你又想对我大哥下手?”楚梦莹生气地骂。

  云河迷茫地摇了摇头:“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我只想救他,而且他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

  仙香幻液的残余成分令他脑袋有些眩晕,而且刚刚又放了三大碗血,他变得有些虚弱,意识有些恍惚,楚梦莹突然对他发火,让他缓不过来,他不由得疲倦地用手按了按眉心,想给自己提提神,但似乎作用甚微,脑袋还是晕得厉害。

  赵英彦实在看不下去了,主人拼了命放血救人,还要被人误会成害人?

  “楚梦莹!你还没了解清楚别诬蔑我家主人!我主人天生体质特殊,他喝下你大哥的血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