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说赵英彦是云河的亲人,冷雪他们对待赵英彦的态度立即热情起来,有些侍女还奉出香茶和新鲜的水果。还有一些侍女在窃窃细语:

  “你说他们是不是有血缘关系?”

  “但他们长得不像呀!”

  “可都长得好帅!”

  侍女们全都花痴地托着腮,觉得云河和赵英彦站在一起的画面感实在太美了。

  看到赵英彦脸红,云河还以为他是被这些侍女说得害羞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彦,你别介意,这里的人都比较坦率。”

  赵英彦懵懵地点了点头。

  云河把弓田的画像递给冷雪,道:“冷雪,你帮我找一找,音鳞秘境里有没有这个人。”

  “遵命,主人。”冷雪立即派人去办这件事。

  不久,一个人被侍卫带进来。

  这个人满脸长了须,眼神迟滞,衣服破旧不堪,还满身的泥巴,几只苍蝇在他的头顶飞旋着,发出嗡嗡的声音,这样的打扮,跟乞丐没有什么分别。

  虽然形象邋遢,但从轮廓看来,此人的确就是画像中的人。

  “你是弓田吗?”云河询问。

  那个人没有回答,眼神是空洞的。

  冷雪解释:“他大概是半年之前从凡间来到音鳞秘境的。谷口把他送到半空,他摔下来时摔坏了脑袋,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的。”

  音鳞秘境半年,等于凡间半个月。与弓田失踪的时间刚好契合。

  “这下子麻烦了!所有的消息都断了。”听闻此人已傻,赵英彦不由得有些失望。

  云河走到那个人面前,伸手轻轻地按在他头顶。云河脖子的吊坠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他在读取这个人的记忆,片刻,他的手离开了,他摇了摇头道:“这个人的灵魂受到结界力量的冲击,记忆一片空白。不过,也不是不能治好。”

  云河从空间戒指里拿出龙纹八仙果和混元五叶参,又写下一个配方,交给冷雪:“用此方制成的龙纹八仙丹,能养魂补魂。你们尽快把他治好,另外以后音鳞族人要是灵魂受损,同样可以用此方救治。”

  能救治灵魂的灵丹?从来没听说过呀!冷雪眼睛一亮,高兴地接过配方:“谢谢主人,奴婢一定尽快把他治好。”

  冷雪突然又想到什么,派一个侍女去取东西。很快这个侍女用托盘奉来一只空间戒指。

  “这是刚发现这个人时从他身上找到的,希望对主人有帮助。”冷雪解释。

  云河用灵觉探进空间戒指里,发现里面有大量的货币、灵丹以及灵草,可惜并没有身份令牌之类的东西。

  “弓田是被天石逐出丹神宗的,相关的身份令牌早就没收了。没找到身份令牌也很正常。”看到云河的表情,赵英彦已经猜到了情况。

  云河笑了笑:“虽然没有身份令牌,但是这个人绝对就是弓田。这些灵草全部都是梨河园的品种,如果他不是弓田,是弄不到这些东西的。”

  现在,只需要把弓田的灵魂治好,就能找出在背后指使弓田向岳峰下毒的人。

  把弓田留在音鳞秘境治病还有一个妙处,这里的时间流速是凡间的十倍,这里十天,外面才过了一天,可以大大地缩短时间。

  云河和赵英彦双双回到梨河园的时候丹神宗又出大事了。

  所有丹神宗的人都持有一块身份令牌,这令牌除了能证明身份之外,还有传播信息的作用。

  几乎在同一时间,所有人的令牌都收到这样的一份影像:一位丹神宗的子弟在演练布阵时,布下了一个伏妖阵,楚梦白和楚梦莹两兄妹刚好路过,误入伏妖阵,结果现出了兔妖的原形。

  人族与妖族千万年以来誓不两立,在丹神宗这种现象也不例外。这位丹神宗的子弟立即就运行阵法,想将兔妖兄妹拿下。在人族世界里,能擒获妖族是大功一件。

  楚梦白为了协助楚梦莹逃生,自己则被擒下,被人绑在丹神宗祭坛的石柱,等候掌门和长老们的审询。楚梦白的情况很糟糕,不但伤痕累累,而且很多人都去围观他,嘲笑他,甚至向着他扔石头,包括牛鼻子。

  由于楚梦白兄妹是天石长老的徒儿,天石长老涉嫌勾结妖族,被暂时停职,不得离开长老院的府邸。

  在掌门岳峰和天炎长老、天鑫长老赶到之前,楚梦白突然爆发了潜能,冲破了阵法的束缚和大家的围击,逃离了祭坛。

  现在楚梦白和楚梦莹两兄妹下落不明,天石长老的疑嫌便更大了。

  “主人,现在怎么办?”赵英彦问。

  “我们先去长老院看一下天石长老,我担心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