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云河用按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攻击他的气海,他就算不死,也会瞬间沦为一个废人。

  黑衣人吓得全身狂飙冷汗。

  他以前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现在有生以来才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直面死亡的恐惧。

  他一身黑衣都被汗水浸透了,好像一个从水里捞起来的人一样。

  这个瞬间对黑衣人来说十分漫长。

  云河淡然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冷。

  碰到这个黑衣人的一刹那,云河已经读取了这个黑衣人全部的记忆。

  这个黑衣人果然如他猜测的那样是林天佑旗下的杀手,跟那天晚上潜入暮日旅店行刺自己的三个黑衣人是同一批人。

  这些黑衣人,每个人身上都不知道背负了多少条人命,都是冷血杀手。

  而这个黑衣人的任务并不是杀自己,只是奉命来暗中观察自己的一举一动罢了。

  云河收起了目光,一声不哼地从黑衣人身边擦身而过,最终离开了屋子。

  云河远去之后,黑衣人才“啪”的一声,重重地跌坐在地上,他险些吓尿了。

  “刚才真的好险……”黑衣人舒了一口气,喘着大气,暗暗庆幸自己能活下来。

  他觉得奇怪,刚才云河明明识穿了自己,又明明能杀自己,为何他不动手?难道是顾忌在天宝阁的地方杀了人?

  黑衣人还没来得及细想,突然眼前的景物发生一阵变幻。

  “不!”黑衣人惊叫。

  他还没来得及求救,整个人竟然凭空从原地消失了!

  黑衣人去哪儿了?

  他莫名其妙出现在一座陌生的荒岛上。

  这个荒岛上有一群狼狈不堪的海盗,以及一群凶唳嗜血的黑鳞巨蜥。

  “吼!”看到又有一个“人犯”来报到了,这群黑鳞巨蜥很积极地围过来,将黑衣人重重围住。

  它们狰狞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不想变成我们的食物的话,就老老实实地待着吧!

  云河没有回头,而是径直向着拍卖场走过去。

  读到了那个黑衣人的记忆之后,云河十分生气,直接隔空将那个黑衣人收进九重神殿,让黑鳞巨蜥惩罚他。

  不知为何,距离拍卖场越近,他心里就是越不安。

  希希他们不会有危险吧?

  云河刚走到拍卖场入口,侍应就迎上来,毕恭毕敬地说:“云公子,唐姑娘他们已经在一号豪华包厢等候多时了,请容许小人为你带路。”

  “好。”云河应了一声就跟在那个侍应后面,不久就到了。

  侍应打开门,云河看到唐紫希端坐在大厅正央,而钱小珊、钱小信和梅正卿则站在两边。

  “云河,你总算来了!”唐紫希看到云河十分高兴。

  云河扫了众人一眼,发现李无渊不在,便问:“无渊那小子去哪儿了?”

  唐紫希道:“他说出去方便一下,大概很快就会回来的。”

  不知为何,云河心里再次泛起一股莫名的不安。

  他用神念去感应了一下,还是感应不到李无渊。

  那种不祥的感觉,该不会跟李无渊有关吧?

  云河不禁担心得皱起眉头。

  看到云河一来到包厢就开始皱眉深锁地发呆,钱小珊十分不满。

  这狐狸男,迟到了,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还好意思坐在发呆?

  她瞟了云河一眼,忍不住嘴又开始吐槽了:“狐狸男,你真能睡啊!你是猪吗?都九天了,还迟到,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云河耐人寻味地笑了笑,也不去辨驳。心想:我迟到还不是为了你?如果你知道,我足足花了九天潜入无尽天狱才把你父亲救了出来,还把他这些年所有大大小小的伤都治好了,你还能这么心安理得地对我冷嘲热讽吗?

  不过,云河救钱乐可不是为了得到钱氏姐弟的道谢。他暂时还不打算将钱乐的情况说出去,还是等拍卖会结束之后再说吧!

  看到云河不理会自己,钱小珊便生气了:“哼!恃着自己是天宝阁钻石会员,丹神宗的供奉就可以目中无人,趾高气扬吗?”

  钱小珊骂人的时候,可谓咄咄逼人,不遗余力,表情活灵活现,就连那行清秀的柳眉也跟着一扬一扬的。

  眉头依然点着一粒血砂。那血砂红得清丽,犹如画龙点睛,这使得她原本就生得不错的容貌变得更加有灵气。

  云河看着自己点的“血砂”有些愣然,这丫头还没把这血擦掉啊?

  钱小珊看到云河眼直直地盯着自己,不由得黑着脸更加生气了:“臭狐狸男,看什么看!都是你的脏手把我的脸搞脏了,我洗了几天怎么洗都洗不掉!我这辈子就破相了,你怎么赔偿我的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