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云河两指离去,钱小珊的眉头落下一点红砂。

  云河捂剑之时,手指沾了自己的血迹,以血为墨,点砂化毒,效果最快。

  果然钱小珊印堂上的黑气迅速散退,她的眼神从凶唳变得清明起来。

  “我刚才……”她迷茫地站着,看着腹部被自己刺出一个血洞的云河,突然恍然大悟,害怕得惊叫起来。

  她还以为刚才在做一个怪梦!梦中自己拿着剑去杀云河,还刺了云河一剑,原来这不是南柯一梦,而是真的!

  “狐狸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钱小珊为人就算再泼辣,也不是滥伤无辜之辈,对云河的伤,她是内疚的。

  云河没有理会钱小珊,他从气海释放出一道神力,迅速冲刷受伤的腹部。

  但见那伤口以眼睛可见的速度在复原。

  复原的还不止是那个伤口,他身上的血迹慢慢淡化消失,就连被剑刺穿的青衣也一并复原了,好像时光倒流般。

  伤口修复之后,云河再次把神力隐藏起来。

  “你怎么好得那么快?你还是人吗?”钱小珊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云河。

  刚才自己那一剑明明刺中他要害,伤口这么大,他又流了这么多血,是致命的,换作常人早就一命呜呼了,而云河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若无其事、面不改容地站在自己面前,毫发无损的,这实实在在是超出了正常人的理解范畴。

  “你就当我在变幻术吧!”云河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就没功夫理会钱小珊。

  云河一直隐藏了修为伪装成普通人,就连躯壳都伪装成普通人的血肉之躯,钱小珊那一剑才能刺得进去,否则以神躯之威,那一剑下来,断的将会是剑。

  钱小珊又怎么知道这个其中的奥义?只觉得这狐狸男身上秘密多多,不由得用怀疑的目光重新打量了一下他。

  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这狐狸男依然是妖孽祸水一枚,这百花齐放的背景倒是把他的容貌衬托得如同镜花水月般梦幻了。

  那双清澈的眸子,仿佛倒映着世间万物的生生不息,又如浩瀚的宇宙星辰,既神秘又深不可测。

  钱小珊觉得自己越来越读不懂云河了,不过她总算闭了嘴,老老实实地呆在云河身边。

  见钱小珊难得安静,云河也是舒了一口气。

  这种时候,这丫头最好还是不要到处跑的好。

  此时此刻,四周一片刀光剑影,原来游客已经厮打成一片了,有不少人挂彩倒下,甚至有几个人还重伤昏迷。

  “大家怎么打起来了?”钱小珊百思不得其解。

  “啪啪啪!”又有无数人被打飞。

  原来出手的是钱小信。

  他同样印堂发黑,凶性大发。这里除了云河、唐紫希和蜘蛛妖之外,就数他的实力最高,因此只有他揍人的份,没有人能揍得了他。

  “不准你们接近云公子!”钱小信一边打人,还一边像狮子似的大吼大叫。

  看到李无渊骂云河,又看到钱小珊刺伤云河,钱小信发疯似的向着这边冲过去大喊:“我要杀了你们!”

  “小信,你醒一醒!连姐都不认得了?”钱小珊十分着急。

  云河迅速祭出紫莲,当神圣紫光笼罩在这一片迷雾花园的第一瞬间,所有浴血奋战的人都停了下来。

  紫色的光芒驱散了他们眉头的那股黑气,所有人都恢复正常了。

  紧接着,紫莲的光芒还温暖地把大家身上的伤治好了,花园的迷雾也被净化了,现在前面的路变得清晰无比,远远的能看到一片依山而筑的优雅庄园,相信那里就是蓝衫小厮所指的“穹庐山庄”。

  “云供奉,真的很对不起!刚才我说的话都不是真的!有股奇怪的力量掌控了我的意识,我的嘴巴不受控,才会对你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望你原谅……”李无渊着急不已,一脸尴尬地拼命道歉,同时也不忘道谢:“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

  “你没事就好。”云河淡淡笑了笑。

  看到云河没怀恨在心,李无渊才舒了一口气。他吓出一身冷汗,刚才自己好像中邪似的,莫名的对云河产生了杀意,嘴巴和手脚还不听使唤,差点就酿成大错了……

  李无渊心里忐忑,其实云河心里何偿不心疚?

  幸而自己及时发现端倪,驱散了那片毒雾,否则该道歉的人就是自己了。要是李无渊有什么闪失,你让他如何向岳峰和岳依岚他们交代啊!

  蜘蛛妖苍连看到李无渊主动道歉,便吐槽钱小珊了:

  “没想到嚣跋的少主这么有礼貌,骂人还懂得道谢,真让人刮目相看哪!相比起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