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日常的大小事务方面,绿灵岛城有绿幽长老坐镇、飞狐谷有颜少秦坐镇,而音鳞城有冷雪坐镇,他们相辅相承的,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安排好一切后,唐紫希就出发了。

  青桐郡。

  话说,云河无意之中使用了传输通道,一下子就从九重神殿来到神梦山下青桐郡的一个小镇。

  这条通道当初是为了避开端木家和燕家的线眼而开辟的,因此出口的地方比较偏僻,也是整个青桐郡最贫瘠的地方,路边的树枯黄了无人问津,落叶漫天飞舞。

  这里经济贫瘠,一派衰颓的景气,跟风景如画的九重神殿有如天壤之别。这里的连天地灵气也十分稀薄,跟九重神殿无限接近化神境的天地灵气根本无法相比,顿时令云河感到呼吸困难。

  面对突如其来的陌生环境,云河吓了一跳,突然脚下被东西一拙,他一个踉跄就栽倒了,一身青衣沾满尘灰。

  一开始他以为拌倒自己的是一块石头,没想到那块“石头”被他踢到后,居然沉闷地哼了一声。

  云河爬起来定眼一看,这哪里是什么石头?分别是一个人哪!

  这个人遍体鳞伤,衣衫破烂,看似是一个流落街头的乞丐。

  不过,失忆的云河可不知道什么叫做乞丐。他还以为是自己把这个人踢伤的,慌张地凑过去,把这个人扶起来问:“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踢你的,你没事吧?”

  那人满脸的泥泞血污,双目紧闭,呼息沉重,有气进,没气出的,好像快不行了。但是听到云河的声音后,他竟然挣扎着睁开眼睛。

  那双眼睛本该年轻清澈,而此刻却布满血丝,充满了绝望和悲痛,浑浊的眼瞳中倒映着云河惊慌失措的脸。

  但是当那个人看清云河的模样之后,那绝望之漆黑中突然燃起来希望之光。紧接着,他的眼泪就夺眶而出,只听得他用虚弱而沙哑的声音道:“皇兄,朕终于找到你了……”

  如果云河没有失忆,他就会发现,怀中这个身受重伤的人,正是他同父异母的皇弟,当今天子烈帝。

  可是,云河的记忆被圣罗祭场的旋涡之力吞噬了,他连唐紫希都不记得,又怎会记得烈帝?

  “这位兄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啊!”云河又觉得莫名其妙了,为啥自己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好像认得自己,而自己却一个都不认得?

  “皇兄,你还在恨朕吗?”烈帝悲伤地问,随即他又想起了什么。

  自己已经不再是赤炎国的皇帝,而云河也不再是叶王。他没必要在云河面前自称“朕”,也没必要唤云河为“皇兄”了。

  想到这里,烈帝立即改口。

  “哥,你是恨我从前的所作所为,至今都不肯原谅我吗?这也正常,我把你伤得太深了,还害了你性命,你不找我报仇已经仁至义尽了,我哪有资格乞得你的原谅……这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我落得如今的下场,也是罪有应得!咳咳……”伤心和悔恨令烈帝气血翻腾,他突然咯了一口淤血,脸颊就迅速青白下去。

  “你没事吧!”看到烈帝突然吐血,云河慌了!

  虽然这个人认错人了,但毕竟是自己把人家踢伤的啊!万一这个人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又怎能安乐?得想办法把他的伤治好才行!

  烈帝以为云河故意不认自己,心里非常难过。不过,他千里迢迢,冒着生命的危险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请求云河的原谅,而是有重要的信息要传达。

  “哥!梵祭司已经占领了皇宫,恐怕现在整个赤炎国除了青桐郡,其他地方已经沦为他的附属,那些地方的人都惨成梵祭司的傀儡……他的影傀战队很快就会杀到青桐郡,已经没时间了!为了减少伤亡,你得尽快让这里的人疏散……”烈帝撑住一口气,把重要的事情说了出来。

  说完这番话,他又吐了一口血,这一回他真的撑不住了,双眼一合,头一歪,就在云河怀中昏迷过去。

  “这位兄弟!你快醒醒!”看到烈帝失去意识,云河大惊!

  烈帝跟他说的,什么梵祭司,什么影傀,他一个字都听不懂。

  但是他却知道,烈帝的状态不妙,如果再不得到治疗,恐怕就会一命呜呼。

  但是,要怎样才能救活他?

  云河突然想起自己的能力。

  刚才自己一心想着给逸逸治病,然后额头就突然发光,得到了一种神奇而澎湃的力量,这种力量能让逸逸返老还童,白发变青丝。

  但是,也因为自己一时大意,给逸逸渡入过多的力量,导致逸逸的行为变得很奇怪,因此自己才会吓得落荒而逃的。

  现在自己唯一的选择,就是用那种神秘的力量救这个人,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