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说这点小零食,就算把整个市集买下来对烈帝来说也卓卓有余。再说,他本来就是赤炎国的王,这里的一切都是他的,理论来说,根本就不需要买嘛!

  “卖冰糖葫芦啦!好吃的冰糖葫芦!”一个大叔挑着一支长竹竿在街边叫喊。竹竿顶端用桔秆草裹了一层,上面插满了用签子串起来的冰糖葫芦。

  每颗冰糖葫芦都又大又红,每六颗用竹签串成一串,看起来就像一棵硕果累累的冰糖葫芦树。云河的口水已经不争气地流下来。

  “澈大哥,我要冰糖葫芦!”云河激动地叫着。

  “好的,这就买……”烈帝心里又在吐槽了:皇弟不愧是吃货啊!就算失忆了这吃货本色仍是不变的呢!

  烈帝从空间戒指里淘出一块金币,递给那位大叔道:“你的冰糖葫芦我全买下,一块金币够吗?”

  这金币已经是烈帝的空间戒指里面额最小的货币了……

  须知道,那秘道石室可是武帝留给后人的后备金库,又怎会有碎银子?想找一个普通的赤炎币都难啊!

  “够,足够了!”这位大叔在街道站了大半天才卖出几串,现在有人一下子就把他的冰糖葫芦全买下,他当然是笑得见牙不见眼的。

  “不过呢,亲爱的客人,问题是我没有那么多钱找给你啊!一个金币等于五千赤炎币,我这冰糖葫芦才五个赤炎币一串,这里连五十串也不到,顶多就是二百五十赤炎币而已!”大叔十分为难地说:“你们能不能等我一会,我马上回家拿钱。”

  “原来冰糖葫芦是这么便宜的吗?那不用找了,剩余的打赏给你,我们赶时间。”烈帝不以为然地道。

  若果他现在不是一副衣衫破烂的乞丐造型,这口气还真像一位财大气粗的主了。

  大叔汗了汗,心里吐槽:这个人是真有钱还是不会算钱?用一个金币换五十串冰糖葫芦,怎么说都是亏大了啊!

  不过,有人主动给自己送钱,大叔又怎会拒绝呢?这辈子他都没见过这么大的一个金币,就更不说拥有一个金币了!

  大叔连串着冰糖葫芦的竹竿也不要了,整竿递给云河,说了声“谢谢”就大笑着头也不回地跑了。

  市集上的人看到有人用一个金币换一竹竿的冰糖葫芦,不由得用看怪物似的眼神盯着烈帝和云河。

  但见云河左手拎着竹杆,右手摘下一串冰糖葫芦送到嘴边津津有味地嚼起来。

  他这个样子跟一身乞丐装打扮的烈帝站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怪异的风景。

  一般来说,冰糖葫芦是逗小孩子的零食,而云河就算外表看起来是十几岁的少年颜,那也到了束发之年了好不好?怎么说都是大人了。

  一个大人,说话的语气和神态像小孩似的,跟一个乞丐站站一起,很容易就会让人产生误会,这个少年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至于那个乞丐,就是一个蠢货了,连钱都不会算,笨到用金币换冰糖葫芦的。

  所谓物以类聚,难怪这两人会走在一起。

  人们不由得对云河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个孩子真可怜啊!明明长得眉清目秀的,却有脑病,真是太可惜了。”

  “看他的相貌和气质,皮肤白白净净,水灵水灵的,哪里像个粗人?家里的条件应该不差。多半是不小心走失了吧!”

  “这不定是被这个乞丐拐走的呢!”

  云河这身打扮,如果站在大家族的子弟面前,的确是不够看的,很容易就会把他当成山野农夫。只不过青桐郡是一个偏远贫穷的小地方,这里的人都没怎见过世面,见云河颜值高,气质好,就把他当成有钱人家的孩子了。

  听了这些路人犀利的言词,烈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我的皇兄不是有病脑,只是暂时失忆了好不好?

  若不是赶着去找青桐太守,不想折外生枝,以烈帝以往的性格,早就把这些多舌之人全部锁进牢里了。

  云河全然不在意别人怎么说,他的世界里,仿佛只有那一串串美味的冰糖葫芦。

  冰糖葫芦是用新鲜山楂制的,外面浇一层用蜂蜜和红糖的糖酱。糖酱遇风就会干化,所以吃起来外面一层爽脆,而里面的山楂则酸甜可口,风味独特。

  “冰糖葫芦真好吃!澈大哥,你要不要也来一串?”云河一边吃,一边笑着天真地问。

  “不必了。”烈帝果然地拒绝了,他的样子长得比云河年长,要是他也一起吃冰糖葫芦,估计周围的人就会把他当成脑病。

  现在他的形象已经是一个乞丐,如果再次降级沦为一个脑病乞丐,那就杯具了。

  见烈帝用金币换冰糖葫芦,其他小贩们都眼红了,笑眯眯地迎过来,七嘴八舌地问: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