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海并没有作声,宫奈说的并没有错。可是,他还是过不了自己那道坎。有些事能做,有些事永远都不能做。再说除了忠心,自己还能拿什么还给黄泽?

  别看裘海是黄泽麾下的第一高手,可在失落之城这种资源贫乏的地方能维持温饱就算日子可以的了,所以作为黄泽心腹的裘海也是个一穷二白的光棍。

  宫奈又激动地旧事重提:“裘海,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过的那一件事情吗?你考虑得怎样?我说的那位主人是绝对值得追随的,你尽快离开黄泽跟我一起走吧!如果你还是不相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宫奈所说的证据就是手中的九重天神器。没有哪位主人能像云河一样,会大方到用仅次于界王神器的九重天神器装备一个奴仆了吧?如此舍得在奴仆身上下重本的人难道还不值得追随吗?

  宫奈越是说这事,裘海就觉得越心烦,他皱着眉道:“宫奈,你能不能别再提这事?我的答复跟以前一样,不可能!就算你那位主人再好,我也不作考虑。念在兄弟一场,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你走吧!有多远走多远!我可以当没看到你。”

  看到裘海依旧冥顽不灵,宫奈着急了,他正想把自己刚得到的新宝物亮出来,这时突然从四面八方跳出无数侍卫,他们一出来就将裘海和宫奈两人团团围住,好像事先就埋伏好似的。

  “裘海!你好大的胆子!亏我一向把你当作心腹,你竟敢跟一组的人私通?还企图背叛我?宫奈,就算你是柳迎风的人,你擅闯我的私人府邸意图不轨,我是有权直接将你就地处决的。”

  人群之中,一个身穿黄袍,道貌岸然的中年男人走出来,他眼神深沉,气质内敛。

  此人正是二组的组长黄泽。

  “黄组长,你误会了!请听我解释!”看到黄泽带着一群侍卫突然跑出来兴师问罪,显然是有备而来,裘海急了!他没想到自己跟宫奈的关系还是被黄泽发现了,这下子跳入黄河都洗不清。

  裘海着急地解释:“黄组长,我承认从前我跟宫奈的确是有些交情,但是自从加入护城队以来,我已经跟他再无联系。这次我只是在无意中发现他潜入黄府,便过来阻止他。我发誓,由始至终,我都是对黄组长你忠心耿耿的,我绝对不会做任何背叛黄组长你的事!”

  黄泽冷笑:“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既然你信誓旦旦地说不会背叛我,那你刚才说要放宫奈走,还说当作没见到他是又怎么一回事?这不是摆明知情不报吗?”

  看到黄泽带着一群侍卫来势汹汹的出现,一来到就对裘海兴师问罪,宫奈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就算自己惊动了黄府的人,黄泽也不可能在么短的时间内就赶过来,这更像是早就在这里等待裘海上勾。难道黄泽早就知道自己跟裘海的关系,只是找一个机会将裘海逮个正着,然后名正言顺给裘海定一个不忠之罪?

  宫奈替裘海不值。枉裘海对黄泽如此忠心,连自己这个结拜千万年的兄弟都不要,日夜不离地守在黄府,到头来,只因为自己一番拉拢的话黄泽就不再信任裘海,实在太让人心寒了。

  宫奈更加担心裘海的处境。要是自己跟黄泽打起来,裘海必定会两面为难。自己必须先发制人,一出手就要以绝对的力量将黄泽震慑住。这样,就算黄泽想伤害裘海也无从下手。

  想到这里,宫奈瞬间变出那件四重天神器。

  可怕的威慑覆盖了黄府,除了宫奈和裘海,包括黄泽在内全部侍卫都被震慑得一动也不能动。

  宫奈手中还有更厉害的九重天神器,同样是云河送的宝物。但这是他的底牌,他才不会轻易使用。再说,黄泽只不过是天神境一重,用四重天神器对付他绰绰有余了,杀鸡焉用牛刀?

  黄泽瞪大了惊讶的眼睛!千万年了,他几乎没有见过如此高级的天神器。他的表情之中感叹多于害怕,仿佛一点儿也不会为自己的处境担忧。

  看到这件宝物,裘海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对宫奈说:“宫奈,能不能看在我们相识多年的份儿,你别为难黄组长?我刻意对他隐瞒你我的关系是我有错在先,现在他生气也是人之常情。”

  宫奈摇头叹息了一声,道:“裘海,你真是愚忠啊!若不是我,人家已经把刀架在你脖子上了。到了这种时候,你还要为他求情?”

  裘海看了宫奈一眼,又看了黄泽一眼,痛苦地说:“兄弟,就当我求求你了!只要你肯放过黄组长,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

  宫奈一听,马上就乐了:“真的?”

  “当然,我裘海岂是言而无信之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