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连失落之城的行情都不懂,真是乡巴佬!像你这样穷酸的人也好意思来天宝阁?不是丢人现眼吗?”黄袍男子轻蔑地说。

  弓桐看到黄袍男子瞧不起云河,不由得有些生气,愤愤不平地说:“你说话注意点!谁是乡巴佬了?”

  云河不但对弓桐有救命之恩,还拥有神乎其技的驯龙术,而且为人丈义慷慨,又有善心,弓桐早就把云河视作小偶像了,看到别人对云河不尊重,弓桐比谁都生气。

  黄袍男子哈哈大笑:“谁应谁是!没见识的乡巴佬!”

  黄袍男子这一回连弓桐都鄙视了。

  “你!”弓桐听了勃然大怒,他想冲过去狠狠教训一下这个眼中无人的家伙。

  “弓大哥,算了,别跟他一般见识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初来失落之城,不想折外生枝。”云河把弓桐拉住。

  弓桐不甘心地说:“云兄弟,你就是脾气太好,心肠太软,我是怕你吃亏。”

  “我没吃亏,我连一根头发都没有少呢!”云河笑道。

  弓桐虽然心里再怒那黄袍男子也没有用,因为云河本人不介意。他叹了一口气,心里道:云兄弟连柳迎风这样的小人也救回来,跟柳迎风相比,眼前这个人算什么?

  看到弓桐被云河说了一句就突然没了脾气,黄袍男子不由得更加嚣张了。

  黄袍男子心里更加肯定刚才的想法:眼前这两人一定是低等天民,连理直气壮地跟自己说话的底气也没有呢!

  “两个下等天民,你们睁大双眼看清楚,我现在买的这把扇子是你们一辈子都没有资格碰的。哈哈哈!”黄袍男子取笑。

  云河和弓桐都懒得理他了,走到一边看别的柜台里的货品。

  弓桐和黄袍男子的争执引起了天宝阁的人注意。

  收银的柜台后坐着一个留着八字羊须的人中年男子。这个中年男子看到云河后眼睛亮了一下,他立即站起来,快步迎过来,殷勤地笑着对云河和弓桐道:

  “两位尊贵的顾客,您们好!我是这里的店长陈昊,请问需要买什么?”

  这个店长陈昊让云河刹那间有点青桐郡的天宝阁店长钱乐的即视感,无论气质还是形象,只是多了两撇须。

  敢问叫做天宝阁的店,用人标准都是一样的?

  黄袍男子不由愣了一下!这两个只是下等天民而已,何德何能让天宝阁的店长亲自招待?自己是黄金会员都没有这个待遇啊!

  弓桐想到云河跟自己都身无分文,心里有些虚,尴尬地笑着说:“陈店长不必客气了,我们只是随便看看。”

  弓桐这么一说,等于坦白自己不是来买东西的。更加上两人的衣着打扮很普通,根本就不像富裕的上等天民,要是换作普通店铺,对于这个穷酸过客,伙计或店长早就懒得招呼。

  店长陈昊听了,则友善地笑了笑:“云公子和云公子的朋友真是太谦虚了!云公子神通广大,英勇地驯服鸟龙的事我早就听说过了,早就仰慕云公子的大名。今日云公子大驾光临本店,实在让本店蓬荜生辉,不胜荣幸。”

  “什么鸟龙?”黄袍男子听得一头雾水。鸟龙是指斗兽场里的小妖兽么?

  他又怎会想到鸟龙是指令人闻风丧胆的黑翼鸟龙呢?

  听到店长陈昊和黄袍男子的对话,云河肯定了三件事。

  其一,黄袍男子绝不是护城队的人。

  其二,护城队在城外的探险经历一般不会对外公布。

  其三,这间天宝阁不简单,能查到普通人查不到的信息,自己的身份已经被对方知道了。

  云河淡淡地笑了笑:“陈店长客气了,我只是运气好而已!实不相瞒,我初来失落之城,身上连一个天币都没有,可谓捉襟见肘。我身上还有一些灵丹,想卖出去,不知道可否?”

  “非常欢迎,天宝阁就是做买卖交易的!”一听到灵丹,店长陈昊眼睛又发光了,好像闪烁着金光灿灿的钱币。

  “那就好。”云河好奇地问:“陈店长,不知道凡间的天宝阁跟失落之城的天宝阁有什么联系?”

  店长陈昊道:“我们天宝阁的创始人是玄天宝。凡间的第一间天宝阁就是他创办的,他飞升中天后,他的后人帮他打理凡间的天宝阁,并且生意越做越大,分店越开越多。他的后人之中又不断有人飞升,玄天宝和他的后人在中天继续开了一家又一家天宝阁,因此凡间和中天的天宝阁是一体的。只不过自从一万年之前吞天兽入侵后,中天跟凡间的联系隔绝了,中天的天宝阁分店也遭到异兽的攻击,最后只剩下失落之城分店,并且跟凡间的分店失去了联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