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河本来就昏迷不醒,现在时间又停顿了,大家都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更看不到这个神秘的红衣女孩,否则以颜少秦的性格,又怎会轻易让一个陌生人接近自家主人呢?

  “一万年了,从没发生过这种事,真是稀奇呀!水镜主人布置的结界,居然被这个人化解了,可是这个人看起来一点修为也没有,是怎样做到的呀?”红衣女孩伸出手,慢慢地探向云河,抚了抚他的额头。

  红衣女孩的纤纤手指就像削葱根。

  “我的天呀!竟然是一只狐妖而且还是珍贵的天狐。凡间有天狐再世,这可真不得了呢!如果水剑主人肯把他留下来陪我玩就好了,以后就不会无聊啦!”

  “嘻嘻!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红衣女孩笑眯眯地自然自语,食指尖微微发光,往云河的眉心一点,云河就现出原形。

  美丽的脸庞不变,薄薄的唇像桃瓣般微微弯着,勾画着动人的弧度。一头黑发变成银白的雪丝延着脸颊披散而下,柔顺地绕在纤腰间。

  人类的耳朵变成一对银白的狐耳朵,还有长长的狐狸尾巴,体型纤瘦而均匀有致,每一个部位都完美得如雕塑。

  “小天狐,你长得真漂亮!我很喜欢你!”红衣女孩看得眼睛都发光,十分激动。好像躺在她面前的是世间最美好的风景,或者玩具,而且还是任君采撷的那种呢!

  忍不住,她的手就往下抚了抚他的脸颊。触即丝滑之感,肌肤像婴儿一样,满满的都是胶原蛋白呀!不知平时是怎么保养的?

  好一会才放过云河的脸,手继续往下探,滑进他的衣襟里。靠近心窝的位置,感应到心脏在微弱地跳动。想不到云河这样的小身板也有事业线和人鱼线,勾人地起伏有致。

  “身材满不错的!”她由衷地赞了一句,“可惜在生病了在发冷,不然暖暖地抱着一定很舒服。她的表情无赖极了。

  如果云河知道,自己在昏迷期间,被这么一个女无赖碰了,一定会伤心得要哭。

  红衣女孩把云河的吊坠掏出来,爱不释手地玩着。

  “哇!看来刚才小天狐就是用这东西化解了水剑主人的结界?这东西不是凡间的东西呢!唉,好像只有天狐一族才能使用,否则真想跟小天狐借来玩几天!”

  红衣女孩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继续给云河做“全身扫描”,手停顿在他下腹气海的位置时,本来一直挂着的笑容突然不见了,皱起眉头叹道:

  “好可怜!不但气海全碎,还中了赤蝎火。赤蝎火侵蚀经脉和灵魂,你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幸好你是一只拥有远古传承的天狐,从小又就炼就了特殊体质,不过活得很痛苦吧?要是水剑主人肯出手,说不定能治好你……可是水剑主人现在也自身难保……”

  “就算是天狐和体质特殊,这样耗下去,迟早也会形销骨毁,而且这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时刻都承受着灵魂被烈火灸烤的煎熬……唉,我都心痛了。小天狐,你是怎样坚持下来的?是为了心爱的女人吗?哪个叫做唐紫希的女孩?”

  红衣女孩又望了一眼被定住的唐紫希。

  神梦山发生的一切,她都了如指掌。

  唐紫希跟云河在山洞初遇,唐紫希为了救云河机智地骗过猎人,两人在山洞互拥而睡……

  唐紫希入神梦寻灵果救族人,云河拖着病躯千里迢迢跑过来守护她,这些她都看在眼里。她算是默默地见证了这小两口的爱情。

  一个女人,能跟自己喜欢的男人长相厮守,而且这个男人还同时深爱着她,愿意为了守护她牺牲一切,这是最幸福的!红衣女孩也是女人,她羡慕呀!

  可惜的是,唐紫希这个窝心的小丈夫状态不大好了,两人能否在一起还是未知之数……

  红衣女孩惋惜地望着云河,正在发愣之际,虚空中传出一把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子声音:“红姝!别顾着玩了!快做正事!”

  原来这红衣女孩叫做红姝。

  话说,红姝偷偷扫描云河,突然被神秘男子撞个正着,着实吓到她了,她下意识地缩手,红着脸跳起来,汗笑着道:“知道啦!水剑主人!”心里却在嘀咕:一万年了,好不容易进来一个长得漂亮的,自己多看两眼主人也不高兴?

  其实这个时候,在遥远的另一端,那位神秘男子是如此吐槽的:哼!我再不提醒你,你就要启动无限循环的颜控模式了!

  红姝调皮地吐了吐舌,手指点向云河的眉心,云河变回人类的模样,然后她又结出一个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