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赵英彦就可以在这个风景如画的地方跟岳依岚二人世界,浪漫一番!现在多了云河出来,岂不是大煞风景?

  赵英彦心里直骂岳依岚是个不识风雅的人,若不是生了一副好皮囊,有一个牛扛扛的宗主老爹,凭她这种高冷性格,哪个男人会看得中她?

  “好吧!依岳,既然你不介意,那我也没所谓了。”赵英彦故作无奈地笑了笑,实则盯着云河的眼神却是冷冰的。

  “赵公子,你的酒呢?”云河又问。

  “你!”赵英彦气得脸都青了。不过在岳依岚面前不好发作,只好忍了。心里想:等我逮到岳依岚不在的机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云河当然是故意的,他是看准了这家伙不敢在岳依岚面前动手,才逗着他玩。在这里等唐紫希,一等就是等了半天,很无聊的,正好拿赵英彦找乐子。反正,是赵英彦先来找他麻烦的,只是让他气憋一下,已经是很小的惩罚了。

  如果赵英彦敢做任何过分的事,云河保证,就算他爹是丹神宗的宗主,他照样有办法使他倾家荡产。可以参照郑懿和郑滟等人的下场。

  赵英彦和岳依岚在附近的树下找了块青石坐下,赵英彦用叶子折起一个杯子,到溪边装了满满的一杯水,殷勤地递给岳依岚,一副讨喜的笑脸道:“依岳,你渴了吧?来,喝些水。”

  “谢谢了,我自己来。”岳依岚并没有接受赵英彦的好意,自己摘了片叶子去装水。

  被岳依岚冷落了,赵英彦头顶仿佛罩着一团乌云,表情阴霾之极。臭丫头,我千方百计向你示好,你却不识好歹,自视貌美如花就如此目中无人,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搞到手。

  小金龙从青石跳到云河怀中,悄悄地说:“主人,你确定要跟那两个人一起呆在这里?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倒没所谓,但那个男的相当讨厌啊!会直接影响我的胃口。不如主人用吊坠的力量,吓唬一下那个家伙,把他赶跑吧!”

  云河用纤纤兰指戳了戳小金龙的小下巴,笑得眉眼弯弯的:“渊渊,凡事以和为贵,更何况,那位公子又没有冒犯我们什么,你就别闹了。”

  “可是,主人……你看那家伙的眼神,好阴险哪!分明就是一个不怀好意的家伙!想必这家伙平时没少做坏事,主人教训一下他,那是为民除害。”小金龙继续抹黑赵英彦。

  没办法呀!狮虎兽的境界被神梦山约束了,这里唯一能跟赵英彦抗衡的人只有主人了。防患于未然,最好就是在危险发生之前,把所有的隐患先铲除。

  主人现在健康不太理想,拜那赤蝎毒所赦,会间歇性失去意识,万一晕倒了,那个赵英彦乘人之危,那岂不是杯具了?最好就先发制人!

  “渊渊,我自有分寸。”云河不以为然,他自问还能对这种小人物应付自如。

  “小金龙,算了吧!别浪费口水了。小狐狸心肠好,不与那家伙计较,你怎么劝都没用。”狮虎兽趴在云河肩膀,摇了摇尾巴。

  岳依岚听不到云河跟那两只小动物在聊什么,但看他和那两个小动物的神态,他们分明是在沟通。而且这个画面是那么唯美可爱,怀中惴着一只黄金小蜥蜴,肩膀趴着一只小猫咪。

  背景是如画的山林,貌美如仙的青衣少年跟小动物快乐地相处,花儿笑着绽放,风儿轻轻地吹,小草快乐地摇摇摆摆,云河的眼眸纯净得像碧水蓝天,没有任何凡世的杂质。这画面,人与自然的和谐之美发挥到极致。

  岳依岚看到这个画面,整个人都看呆了,她觉得善良的云河就像树林里的精灵王子,又美又萌又可爱,令人怦然心动呢!

  仿佛静静地看着他,周围的空气都灵动起来,万物也会充满生机和希望。他就像一道不为世俗所沾染的清风。

  丹神宗里也有很多优秀的男人,无论境界、容貌和修养,都是一等一的人中之龙,但没有一个人像云河这样,有这种纯天然如璞玉的气质。

  不知不觉间,她的视线就完全被云河吸引了,去捕捉他的一颦一笑,每一个动人的低眉转眸瞬间。如果有一见钟情,大概就是岳依岚现在这种状态。

  看到岳依岚远远地凝望着云河发呆,赵英彦心里腹诽:哼!这个女人刚才还自视清高呢!一瞬间就被山野农夫勾得丢掉魂似的,这类女人都是一个德性,就算隐藏得再深,看到漂亮的男人还不是恨不得倒贴过去?

  赵希彦心里越来越讨厌云河。须知道,岳依岚贵为宗主的女儿,目光从来没有停留在一个男人身上超过三秒,而现在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