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懿以为云河只是有些许积蓄便打肿脸充胖子,在市集经营了一间不入档次的酒楼。一个没有修为,没有背景的人凭什么跟财雄势大的郑家斗?

  原来郑滟为了面子问题,不敢在云客酒楼被坑,云河持有天宝阁黄金会员卡的事说出来。

  树大必招风,底牌肯定是要留着关键时刻用,尤其是酒楼这种专门用来收集情报的地方,如果有背景,大家还敢随便坐进来说话吗?扮猪才能食老虎,云河暂时让那天看到的人保密。

  因此知道这一事的人真的不多。如果郑家知道云河的底细,今天恐怕就不敢来灭唐家了。

  郑镖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张契约书,在唐松山面前铺开,道:“在这里签个字,承认无法偿还郑家的债务,愿意把唐家全部产业转让给郑家,从此唐家世世代代为郑家的奴仆,如有不从者,就地处决。”

  唐家众人一听,气得怒火冲天!收割无辜的性命,抢夺他人财物就算了,还要他们世代为奴?这是分明就是不平等条约啊!一旦签了这份条约,唐家的人哪里还有颜面抬起头做人?

  “要剁要宰,悉随尊便!我是绝对不会签的!”唐松山瞪着郑镖,恨不得将会郑镖吞了。

  “好可怕的眼神喔!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郑镖冷笑着,把不怀好意的目光望向人堆中的唐紫雨。

  唐紫雨今年刚刚十三岁,虽然还带着几分稚气,但已经生得亭亭玉立,那身材窈窕可人,容貌也清丽秀气,有股淡淡的清雅的气质,就像一朵即将绽放的小百合,眼眸中带着怒意的同时闪烁着楚楚可怜的泪光,令人我见犹怜。

  想必再过几年,这丫头长大了,一定是一个勾人的小妖孽。

  “郑庆,你不是一直嚷着说生活枯燥吗?那个女孩长得不错喔!随便你怎么玩!”郑镖这番话令人不寒而栗。

  唐紫雨一听就吓得花容失色。

  “谢谢郑镖长老赏赐!”郑庆表情狰狞地走过去,一把将唐紫雨拉起来,要把她拖向大厅后面的厢房,在这个过程中,郑庆还故意把她两衣袖撕断,现出一对洁白如雪的莲臂,看得郑庆嘴馋得要命!

  唐紫雨的气海被他们封了,浑身使不出力,哪里能挣扎,又羞又急,眼泪直掉。虽然她年轻尚幼,可也是懂事的孩子,从小就在长辈的影响之下,把唐家看成一棵大树,知道大家是同气连枝的集体,她更明白,在这种时候,不能向郑家屈服。

  所以,她虽然害怕,虽然绝望,但她不敢求饶,她连一声也不敢哼,却用仇视的眼神瞪着郑庆。

  她知道今天的贞节肯定保不住了,就算郑家肯饶她一命,她也绝对没有勇气带着屈辱活下去了……不过,玉风哥和紫希姐他们一定能逃过这一劫,唐家还有自己的仇,他们会帮大家报的!

  眼看唐紫雨就要遭到郑庆的欺负,一直沉默的唐玉书道:“且慢!郑镖,你让郑庆向我雨妹下手,只不过是想要胁我爷爷签下契约,我要用自己换雨妹回来!我是唐家少主,我在爷爷和所有唐家子弟心中的地位只会比雨妹高,你折磨我比起折磨雨妹,效果绝对会更理想。”

  郑庆一听,汗了汗:“小子,你这不是要折磨我吗?虽然你长得不错,可是我对男人不感兴趣。我还是喜欢玩这个小姑娘!”

  “愚蠢!他的意思并不是献身于你,而是随便你怎么虐都可以!”郑镖都看不过眼了。这郑庆不说话就算了,一说话就这么傻愣。

  “对对对!唐玉书!郑镖长老!你们的话都很有道理!”郑庆搔了掻后脑傻笑,立即把唐紫雨放开。

  “唐玉书,倒是提了个好建议!你可是唐家少主,唐家人的主心骨呀!不知道唐家的人看着你在他们面前被我们狠狠地折磨,会是怎样精彩的表情?”郑庆大笑着,从腰间亮出一条皮鞭。

  两个黑衣人醒目地一左一右押着唐玉书走出大厅,在院子里找了一棵树,把唐玉书双手捆着,吊着绑起来。然后郑庆便大摇大摆地走过来,手起鞭落,一下一下地打。

  郑庆是灵海境六重,唐玉书只是灵海境二重,实力和差距有如天壤之别,那身躯又怎堪受得住郑庆那灌注了八成力量的鞭打?

  第一鞭落下时,唐玉书的皮肉就裂开了,鲜血横溅。一鞭一鞭下来,横七竖八的鞭痕淋漓地形成交错的红河,一下子就把唐玉书浇成一个血人。

  唐玉书痛得表情都扭曲了,就是没有说过一个字。

  “玉书哥!你这是何苦?紫雨不怕!紫雨甘愿为唐家牺牲!”唐紫雨看到唐玉书被打惨了,再次飙泪。

  一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