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紫希很快就端着解酒汤回来。

  薄薄的帷幕里,若隐若现地看到有一副玉躯在旖旎地晃动着,紧接着帷幕突然一沉,一条冰雕雪琢般的莲臂垂下来,在半空中晃了几下。

  那纤细如兰的手指紧了紧,又无力松开,似乎想找重要的东西,却什么都抓不着。那几只无力的手指,轻微的动作,也会扣人心弦。

  “希希,我好热好辛苦……”

  “希希,你在哪儿?”

  里面传出断断续续的痛苦呻唤,明明是那么微弱的声音,却是直撼心灵的!

  衣物凌落了一地,好像历经了一番痛苦的挣扎……

  “云河,你怎么了?”唐紫希的心一惊,以为他出什么事儿了,把汤碗放在桌面,就凑过去掀开帷幕。

  一个白晃晃的身影突然迎过来,唐紫希犹不及防,人已经被按下去。她被一个热得发烫的身躯紧紧地抱住,就像一只被狐狸捕猎到的兔子。

  耳与鬓发互相摩擦,她感觉到那人急速的呼气带着醉人的酒香;感觉到那细柔如丝的银发在脸颊抚过,掀起心湖涟漪阵阵;感觉到那细腻雪滑的肌肤在自己身躯磨蹭带来的微妙触感。

  这个突然抱了她的人,除了云河还能是谁?云河不是第一次抱她了,可是……这一次他寸缕无挂!

  我的天啊!他是什么时候把衣服都扯没有了的?男人完美的身材一览无遗了好不好?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但她的脑海还是一片空白!

  靠得这么近,两人之间只隔着唐紫希自己的衣服,起伏有致的身躯正磨蹭着她,那种细腻的感觉太麻了!唐紫希快受不了!

  若不是确定云河真的喝醉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唐紫希一定会扇他一巴掌,居然如此轻薄自己!

  水兰梦洞那一次,她也看了他全部,甚至走得更近一些。不过那次他是人类模样,清丽绝俗如倾世白莲。

  如今,狐耳朵,白尾巴,银发如丝披至纤腰间,再配搭精致无双的脸,雕塑般完美的身材,比起人类的样子,狐妖的形态增添了几分柔媚和神秘感,又萌又美的,更加引人入胜了有没有?眉宇间的忧愁又是那么楚楚可怜。

  男人长成这样子,你叫女人怎么活?而此刻这个魔物酩酊大醉,任君采拮。把这么养眼的风景尽收眼底,唐紫希不懂得珍惜,居然还想着如何逃离。

  她有自己的理由,虽然她答应嫁给他,但还没正式拜堂,所以还没有心理准备为他侍寝!你说呼叫么?别人冲过来看到这幕风景,百分之百会误会是哪个啥……所以现在唐紫希拼命祈祷,千万别有第三个人进来。

  尴尬的是,借着酒劲,云河的力气很大,唐紫希居然推不开他。唐紫希以为,自己这次真的会被云河要了,正当她快要认命的时候,她听到一串呼噜声……

  什么?这家伙,居然睡着了?唐紫希松了一口气,她偷偷抬起头望了云河一眼。云河睡稳后,轻颦着的眉头便慢慢舒展开,那睡容平静安详,就像无忧无虑的孩童。

  睡梦中的他缺乏安全感,需要一个安慰心灵的抱枕。当他找到这个抱枕后,他立即抱住不放。有了安全感,他很快就睡稳了,当然就不会有进一步的举动。而这个抱枕自然就是倒霉的唐紫希。

  枕在云河怀中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他的心跳律动有力,他的容颜举世无双,他的怀抱温暖而舒服,他身心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她依靠,两人仿佛早已融为一体。是的,自从在水兰梦洞用手帮他排解了一次,他的一切对唐紫希来说都是那么熟悉。

  即使这一刻只是一场梦,那也值得一生回忆;即使大厦将倾,有他相随又何惧?于是双手慢慢就伸到云河后背,真的抱住了他!

  两人互抱而睡,云河蜷缩在唐紫希怀中,不时还像小猫咪那样蹭了蹭。每当这种时候,唐紫希的母性就会被激发,抚着他的后背。

  这样做,他就会舒服地安静下来,睡得稳稳的,不再蹭她。他嘴角还挂着浅浅的微笑,仿佛一个在睡梦中得到幸福的孩子,偶尔还呓语几句。

  “希希……”他念的都是唐紫希的名字。

  最初,被云河“希希”这样地叫,唐紫希觉得别扭,不好意思。

  不知不觉间,她就惯了,没所谓了,但也没有特别的感觉。可是现在呢?

  他每次叫她“希希”时,她心里特别暖,特别甜。她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云河这样叫她,就像一项特享的福利。因为她真的爱他了,被心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