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颜少秦给云河输了一点灵力,云河倾刻就恢复意识。

  本来云河还有点气颜少秦一条筋不愿意唤自己的名字,想教训他几句来着,但他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抱着自己的颜少秦变成一张想哭的苦瓜脸,便知道他是知道了自己的伤势不容乐观才难过成这样,于是他又不忍心责备颜少秦了。

  云河眼眉一挑,豁淡地说:“秦秦,我只是气海碎了而已,又不是那啥三长两短的事儿,赶明儿我给你重新炼一个出来,别哭丧着脸,给爷笑一个!”

  明明受伤的是主人,可主人却反过来安慰自己,这都是什么人啊!颜少秦的眼泪不但没有止住,反而更加凶猛。可是主人叫他笑,他又不能不笑,于是他一边笑,一边哭,表情十分怪异。

  “呃……算了……你笑的样子比哭更难看……”云河苍白着脸有气无力地笑了笑,看着颜少秦这样心里怪难受,决定不再为难他。

  “主人,我现在就带你回飞狐谷疗伤!”颜少秦把云河抱起来就急着往洞外跑。

  “等等!”躺在颜少秦怀中的云河突然把他叫住。

  “主人,怎么了?”颜少秦恭敬地低下头询问。

  “我就这样走了,待会希希回来发现我不见了一定会担心,我得给她留言。”云河依依不舍地说。

  留言而已,花不了多少时间,颜少秦是同意的。不过,颜少秦本来的意思是直接帮云河写,因为云河重伤写不了。但云河却说,写信给希希怎么能让人代劳?如果希希认出这不是他的笔迹,会认为他没有诚意。

  颜少秦无语了!人家唐紫希根本不晓得你的字迹好不好?又怎会在乎这些留言是不是代劳的?再说,唐紫希不一定会回来,就算回来也不一定会发现地面的留言。主人你是不是想多了……

  可是看到云河那虚弱的噙泪目光,楚楚可怜的,颜少秦瞬间心软。主人已经伤成这样了,不能再逆他意,否则又像刚才那样一不小心把主人气晕就惨了。于是,颜少秦只好妥协。

  云河用树枝在地面认真地写了两行清秀的字。当然,他坐都坐不稳,自己一个人根本写不了的,是颜少秦从后面抱着他,执着他的手,手把手地写,用的是颜少秦的力气,写出来的是云河的字迹。

  希希,我的同伴来接我了,别担心,我没事。你一定要保重,我会来找你的。——云河

  云河怕他的希希回来看到猎人巴杰的尸体会吓坏,所以让颜少秦找了个地方把尸体埋好了,地面的血迹也被处理掉。

  云河舍不得浪费希希的一片心意,让颜少秦把晾在地面的那数十个龙纹八仙果用布包起来,妥妥地惴在自己怀中才安心。这可是希希送给他的爱心早餐呀!

  云河又怕以后见不到心爱的希希,把希希留给他保暖的紫纱外衣当成披风穿好。

  嘿嘿,外衣还带着希希的香味,昨晚两人可是披着这件衣服抱在一起睡了一晚呢!这件外衣实在太重要了,云河已经把它当成定情信物,以后就可以睹物思人……

  颜少秦好不容易才满足了云河的所有愿望,云河才肯乖乖地让他抱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强尖兵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